• 中文简体
    • 查看作者
    • 卷珠帘

      卷珠帘
      文/公子妙

      曾认定了的事,撞了南墙也不回头,是什么让我磨成今日这模样,太久了,忘了便忘了。雨水滴滴答,是在诉:此去今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吗?

      我拖着慵懒的身子,慢慢悠悠关上窗子,今夜深的很不安静。


      1.

      “莫娘。”无视那门外声音,换了个姿势接着睡去。

      “莫娘,该醒了,打好的洗脸水该凉了。”

      “为何每早如此扰我?”这次是真的发火了,很不理智的冲门走去,瞪着眼睛质问道。

      “是我欠你的啊,之前照顾不了你,现在我......”

      莫娘摆摆手示意让他停下,轻声道:我们没有亏欠。便关上门,接着钻进了被窝。顿了顿说“周郎,你回去吧。”

      你看,她明明还依从前的样子唤我一声“周郎”,为何总要摆出一副不近人情的样子?

      一句“周郎,你回去吧。”

      如五年前被挑上当士兵的周显,那时莫娘穿一身红衣,化着精致妆容赶来见他。

      两人对视了很久,周显只一句“妞,回去吧。”其他什么话也没说。他分明看见望着他的那双眸子,柔情的能掐出水来。

      而莫娘还在反复揣摩这句:妞,回去吧。是否有更深沉一点的意思?

      是:妞,回去吧,这太冷了,不要冷着你了。

      还是:妞,回去吧,等我归来,一定娶你。

      他什么解释也没有,跟着前往的将士头也不回的走了。

      2.

      周显在门外端着水盆发呆。

      莫娘,你可记得初见时,我望向你第一眼就说了句多不知天高地厚的话。我看着你就心生欢喜,还坏笑道:这妞长的真是不错,与本爷很是登对。

      我都还没得意完,就来一个举着棒子的壮汉对我吐口水,呵斥道:莫娘也是你能匹配的?

      棒子落我身上两下,我知道你一定会来救我,便忍着不说话。果真,第三棒的时候,你喊了声:慢着。

      壮汉听话的停手,却是费解的看着你。

      你温柔的看着我说:这种流氓请往死里揍。壮汉便给我当头一棒,下手果真不轻,可我分明在晕倒之时看见你在坏笑。我也在笑,我会看错人么,你这小妞果真跟我很搭。

      莫家在我们镇上,世代以刺绣出名,家族低调,受人尊敬。而我老周家,正如莫娘所说,我是个流氓,有什么办法呢,我们家族都是强盗,我自然没法往好里学,自然做不出个正人君子喜欢你的样子。

      3.

      莫娘推开门时,已化好妆,穿戴整齐。周显笑笑,许是当真惹怒了她,不然她如何也不会邋遢出现人前。

      “莫娘,你多年不嫁......”

      “你不是以为我因为你?”莫娘一步一步走的好生慢,现如今讲话也是缓慢又冰冷。

      “可不是?”他眉眼都在笑。

      莫娘抬头望向这张略黝黑但精神的脸,笑了。

      “当年我未交待好就离开,委屈了你,此后,再也不会。”

      “周郎,我们从未好聚过,不如就好散了吧。”

      莫娘温柔的看向周显,在她的脸上看不出任何神情。

      让周显错愕的想起某个冬日,那日莫娘病卧在床,谁也不想见,周显爬窗来看看她死了没有。“莫娘,你病了,严重么?”

      莫娘就是冰冷冷的看着他,什么话也不说。

      “莫娘,你果真病了,太好了,谁也不能阻挡我多娶几房了。”

      床上的人儿瞬间爬起,拿着梳妆台的脸盆就往周显头上扣。

      莫娘,你明明知道,我最怕你一言不发,毫无神情的样子。

      待周显反应过来,莫娘已缓缓步入楼梯口,周显冲着楼下大喊:妞,你可是脸都不洗就出门?

      4.

      莫娘果真不想再见周显,如此她也未曾回头。莫娘,你可知,现在给你端茶倒水的不是往日无所事事的小流氓,他现在是一心为朝廷效命的周显大将军。他曾说改头换面,明媒正娶,不是儿戏,不是骗你。他什么话都不留,是想你好好等他,又怕你为他误了此生。

      现在,他回来了,他变了很多,他说话不再轻浮,他的身体都是砍过的刀痕,脸上都是曝晒的伤痕,还有还有,他比以往又多爱了你几分。

      见不着莫娘,周显一人在酒家点了几碟小菜,喝了点小酒。最开始爱莫娘爱的死去活来,后来慢慢成朋友般相伴左右,喝酒也会有她陪着。

      “为什么后来我们走的如此近了?”周显努力的想也想不出个所以然。

      “因为我要做山寨夫人。”莫娘说的坦荡荡,才不管今生什么身份,最后都得给我定成山寨夫人。的确,的确,很有做山寨夫人的气魄。

      周显笑笑,我看上的女人果真与其他妖精贱货不一样。“得让你失望了,我没有山,只有一座破烂不堪的府邸。”

      “那你不早说,浪费我青春。”莫娘拍桌,恐怕是醉了。果真这女子竟不是看中我的相貌,我为她受了两刀,而以为我是个山贼,大姐能不能别闹了,抢劫的都是山贼吗?再跟你说一遍我是强盗,你在一个强盗面前做出个如此姿态?

      周显扶着烂醉的莫娘,将她背在背上,往日看着很有劲的女子,竟如此轻。许是周显背惯了砍刀,所以才觉得莫娘的重量不值一提。

      将莫娘放床上,替她脱鞋,洗脸。往日不干的细活,在她面前顺其自然的全做了。莫娘但是很享受,还嚷嚷句:“谁喝不下这杯,就是猪。”然后又做出猪的响声。

      周显笑笑,不胜酒力的小女子,若是别人在你身旁,指不定会做出点什么。但是爷不同,爷就想生生世世如此看着你,周显就在此刻蹦出个如此奇特的想法。

      莫不是疯了,居然变得不近女色。不不不,是不近母猪,哈哈哈。莫娘一挥拳头,喃喃“小子,你说谁不会喝,你个傻子。”

      5.

      莫娘今日去山上品茗,周显看着她出了门。莫娘倒是变了不少,不再穿招摇的衣服,也不怒不挥拳头,还时不时穿件素色衣服到山上品品茶。

      等等,莫不是山上有她的情郎,好呀,莫娘,本将军今天非棒打鸳鸯不可。

      一天下来,倒也没发现什么异常。莫娘,你把你的野男人藏哪里了,莫不是怕我砍死了他!

      “周显。”

      周显灰头土脸的出来,莫娘笑的很是善解人意,“过来喝杯茶吧。”

      周显坐在莫娘的对面,莫娘递出一块手帕。“为何每日跟着我?”

      为何?要不要告诉她,怕她做出什么出格的事?周显想。

      “周显,我以前真的很喜欢你,也不知是看上了你什么。”她笑的很温柔,说的风轻云淡,“你走了后,我感觉像丢了臂膀一样,拿不起针线,做什么都无趣。唯一的乐趣是每早打扮好,怕你突然就回来了,每日只在小范围内踱步。时不时会来几个提亲的,我会发怒,我都瞧不上,本以为我这辈子就会如此一次又一次的栽在你手里。可是等着等着,我的怒气没有了,我的念头也没有了。才知不用操心你死活的日子,竟如此自在美好。”

      “莫娘,你可知你在说什么。”

      “话你不爱听,倒都是实情。我把整个镇上的婚全推了,早连你也不想嫁。”莫娘神情很是平淡,似在讲别人的事情一般。

      “那有什么关系,那就等你想嫁啊。”周显起身,茶倒是一口没喝。

      6.

      想再见她时,只得面对这空荡荡的房间了。莫不是昨日告白太过情深,将她吓跑了去?太好了,谁也无法阻挡我多娶几房了,哈哈哈!几声大笑过后,他的眼泪就出来了,眼神慢慢变得空洞,嘴里还小声喃喃道:太好了...

      最后,他闭上眼睛,像条丧家之犬缩成一团瑟瑟发抖,声嘶力竭一声:莫娘,莫要离开......我......

      7.

      不时,周显将军的寻妻贴示布满大街小巷。

      某日,天空下起了小雪,周显又往莫娘之前住的地方看了眼。关好门窗,这个地方一直为你留着,缓缓秉烛夜游。眼前一女子裹红衣站在贴示前。

      周显脑子一顿嗡嗡作响,想要靠近却害怕人儿就此离去。

      女子迅速揭下泛黄的贴示,“这重金我可是拿定了。”

      转身,一双柔情的眸子正炙热的看着她。“堂堂男儿为何事热泪盈眶?”

      “我是怕我这家当都被你领了去。”

      “那恐怕是真的。”女子嬉笑的举起贴示,展现着纸上和本人一模一样的脸。

      周显一言不发,几步向前,紧紧搂住这小女子。本将军身经百战,脚步抵她好几步,为何当初都没能将她留下?

      久别重逢,女子冰冷的手不安的往将军衣服里钻,顿了顿:“周郎,无论我站在哪里,都会想念你。”红衣女子笑颜如花。

      周显依旧不说话,他做了太多类似的梦,都是被他说着说着,她就离开了的。这次,周显学会了当个一言不发的哑巴,死皮赖脸的守着她。

      “干嘛不说话?”莫娘蹙眉,他也没有别的神情。

      “干嘛不说话?”莫娘踩他鞋子他也没有别的动作。

      莫娘好奇的打探着他,还未等莫娘反应过来。周显一手握着贴示,一手将莫娘扛在背上,“大胆,你这人该重重打。”

      周显霸气一声呵:“押回府,做将军夫人。”

    • 0
    • 0
    • 0
    • 30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谪仙大人
      个人签名:他太懒了,什么都没有写
      关注5 粉丝13 喜欢0内容203
      阜新
    • 做任务
    • 发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