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查看作者
    • 我用江山换你回眸一笑

      那日冰吉国战败,他被迫推上王位,带着落荒而逃的族群逃离到岭南偏地,改国号为辛客。

      他是冰吉国的最后一位王嗣,也是辛客王国的第一任国君。他是慕容倾,一个冷血的男人。

      我用江山换你回眸一笑

      (一)

      “倾,今日上官颐举兵攻打常州,恐怕不久后将会南下攻陷我们城池。”西门桑雪微微皱颦,甚是担心。

      “桑雪,你多虑了,有我在一时,就有辛客在一日。”冷冷的语调,他说完便挑开帘子,拂袖而去,连多余的一句关心都不舍再说。

      “倾,你变了。”帘子后面,传来西门桑雪的抽噎。慕容倾微微顿足了一下,继续往大殿走。

      辛客王殿,慕容倾登上王座,群臣齐礼。他依然还是那副模样,一脸冷冰,不苟言笑。

      “今日上官颐攻打常州,根据我多年对他野心的了解,不久他定会往我们那打来,你们要做好准备。”

      “这……”大朝陷入一阵恐慌。

      慕容倾坐在最高的王座上,看着自己的部下听闻上官颐三字便能害怕成这样,心里的焦虑更是多了一重。他大吼了一声:“你们都给我静下来,不就一个上官颐吗,不就一个曾让我们国破家亡的零国吗,你们至于害怕成这熊样吗,啊,都还想不想复国了,还想不想为我们死去的族人们报仇雪恨。”

      大朝上下,鸦雀无声,慕容倾的神情里更多了一份艰难,扔下一句:“你们要勤加练兵,防范未然,我会随机抽查,如有不合格者,格杀勿论。”后,便拂袖匆匆离去了。

      大臣背后,都在抱怨这任国君的冷血无情,只顾自己为复国报仇。

      大朝门后,西门桑雪望着这一幕,落下冰冷的泪。

      (二)

      要来的还是来了,上官颐带着他的优胜部队冲到辛客国城门,举着火把打算烧毁辛客的整个王国。

      辛客国内,慕容倾骑着骏马怒吼一声,叫守卫的人打开城门。不顾谁的劝阻,辛客国君慕容倾身脚踩骏马昂首挺胸地冲了出去。城门背后,辛客王后拖着身怀六甲的身子失声痛哭,这是她怀上这个孩子时第二次遭遇这样的局面了。

      慕容倾冲出去赌了,他比谁都更了解这个杀红了眼的零国国君,他想他不会输。

      慕容倾冲出城门,不畏强敌,不惧兵火,实把上官颐吓了一跳。他万是没想到这个逃亡之国的国君竟有这般胆魄。慕容倾黑装素脸,冰冷的颜今日多了几分复杂的情绪,但还是不改以往的淡定与从容。他淡定自若地喊道:“上官兄,今日光临小国,招呼不全,请见谅见谅!”亡国后慕容倾第一次露出了笑容,尽管这笑多多少少带着点虚情假意,但细瞅,慕容倾棱角分明的脸庞,高挺的鼻梁,银墨色的明眸加上浅浅的笑,有点勾魂又有点妖娆,确实称得上是当时的官场第一美男子,也难怪当初容里国里最美的桑雪公主会对其一见倾心,执意离开故国,随他漂泊到冰吉。而江湖第一美男就是眼前这个白色黑剑的上官公子,但现在的他却成了冷漠的魔王上官颐。

      “放下”上官颐一声喝令,零国士军手里举着的火把迅速放下熄灭。上官颐骑着他的白骏马,缓缓地骑到慕容倾的褐骏马旁,有那么一瞬间他愣了一下,但又迅速回过了神。

      “你们都回去吧!贺玲、公孙冷、令狐信,你们三个跟我进辛客。”

      “王,这……”零国将士听到上官颐这么说,一下子有点不知所措。

      “叫你们回去就回去,这什么……”魔王的威严,让他的部下立即掉转马头归往他们来时的路。剩下贺玲、公孙冷、令狐信随着上官颐进入了辛客王国的疆土。慕容倾跳下马将在躲在城门角落哭泣的西门桑雪抱上来,对着她的耳朵轻声地说:“我不会让你有事的,不会让我们的辛客有事的,相信我!”眼前的这个男人,又像是她熟悉的慕容倾,温暖的慕容倾了,桑雪幸福地坐在慕容倾面前,久违了的愉悦与温馨。

      (三)

      “王爷,你让上官颐他们进城等于是引狼入室啊!”大朝上下,群臣议论纷纷。慕容倾沉着脸,不知该回应些什么,但他的直觉告诉他上官颐不会让他输。

      “够了,闭嘴,再说者逐出。”沉默了片刻,慕容倾接着说:“我会让你们有一个安稳的家,我拿我的头颅担保”说完辛客国君便拂袖而去,剩下众臣在那连动都不敢动。

      虽然慕容倾是个冷漠暴躁的君,但却是他们最合适的王,尤其是像辛客这种逃亡之国,也只有慕容倾可以给他们足够的安全感。几个月来,每次经历外来的威胁,慕容倾都是第一个冲上头,凭借着智慧与勇气巧夺敌方。

      “你怎么就那么肯定我不会进攻你?”大朝门口,上官颐就站在门前。

      “因为……”慕容倾一走出门就听到上官颐这样问自己,让平时淡定自若的慕容倾都有点紧张到哑口无言了。

      “你回答不出来,我一回头就可以把你们攻陷,相信吗?。”上官颐勾起嘴角,坏坏地笑。

      “呵”慕容倾直接无视上官颐的脸,甩下一个象声词就洒脱地走了。上官颐望着慕容倾的背影,突然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第一次,他上官颐也有不被人重视的一瞬间,也有不被人惧怕的一天。

      “倾,上官颐进来我们城池,我们会不会引狼入室啊!”西门桑雪看见进门的慕容倾,担忧地扑上去抱住他。

      “我的王后,我不会输了这场赌注,我不会让你摘下凤冠。”慕容倾没有过多的语言,但西门桑雪觉得已经够了。虽然这个慕容倾有点陌生,但熟悉的是他一如既往的让她觉得安全。她紧紧地贴紧他的胸前,生怕这个幸福的瞬间会眨眼消失。慢慢地,桑雪在慕容倾的怀里甜蜜地睡着了,慕容倾轻轻地把她抱上床,这么久来他第一次认真地看她姣好的容颜,温柔地摸了一下她眉角的朱砂痣,小声地说:“对不起”,慕容倾眼帘突然闪烁了一点泪光,他心疼地抚摸着她隆起的肚子,低叹道:“苦命的孩子”

      (四)

      阳春三月,辛客溪旁的杏花开得格外灿烂,红的,粉的,犹如妖娆的女人,又如害羞的少女。慕容倾身着一身黑纱,腰佩一把白剑,紧锁着眉宇,心事重重地行走在岸边。

      “慕容兄”上官颐身着白纱,腰佩黑剑,轻盈地从溪的另一边飞来,溪水不起一点波纹,可见其轻功的了得。

      “上官……”慕容倾被突如其来的上官颐吓了一跳。

      “慕容兄怎会有这番闲情在溪边漫步,难得难得!”上官颐上前对着慕容倾坏坏地一笑,慕容倾故意避开和他眼神的交流,但慕容倾越是避开,上官颐就越是逼近他。

      “上官兄,我们俩大男人在这里这样好像不好吧!”慕容倾的心忐忑不安,想了好久他才想到这么一句话来让上官颐离自己远一点。

      “哈哈,两大男人,慕容兄所言极是,所言极是,两大男人”一阵风,上官颐又不知飞到哪去了。只是,好像,他走的片刻眼神里流露出些许的失落。慕容倾定在原位,明眸双间,迷茫的眼神,不知在担忧着些什么,又不知在纠结着些什么……

      (五)

      王,辛客的邻国成百想要攻打辛客,企图吞并它,我们是袖手旁观,还是帮它一把。”公孙冷火急火燎地从外面赶来,向上官颐汇报军情。

      “你觉得呢,冷”上官颐交叉着双臂,紧紧地放在胸前。

      “我觉得王不会袖手旁观”公孙冷小心翼翼地回答。

      “对啊,他那么像她,我怎能忍心让自己的女人陷入战乱呢?”

      “他确实很像伊主子的,只是,他是男的。”

      “我知道,他叫慕容倾,她叫慕容伊,也许他们是双生吧!但有很多时候我都是把他当成了伊儿。即使是双生,也不能连感觉都是如此相似,这里面一定隐瞒了些什么。”冷血无情的灭国魔王上官颐紧锁着眉头,不知在思虑着些什么。公孙冷心疼地看着他的王,他知道,从小和他一起长大的上官颐绝不是外人口中所诉的那般冷血,他也会爱,而且爱得比谁都热烈。

      “冷,你派人调兵过来,帮慕容倾抵挡住局势,顺便帮他并了成百。”

      “好的,王,我这就去。”

      成百国向辛客开战,零国派兵增援,在上官颐的帮助下,辛客王国吞并了成百37座城池,举国欢庆。自此大臣们对慕容倾愈加敬佩,也开始确信慕容倾当初的选择是正确的。

      (六)

      “你为什么帮我?”慕容倾轻轻地走到上官颐背后。

      上官颐转身,看着和伊儿那么相像的慕容倾,忍不住说出来:“因为你让我想到我的女人”,上官颐的声音很轻,却很霸道。

      “为什么?”

      上官颐没理慕容倾的话,沉默了片刻,他紧盯着慕容倾的双眸,问道:“你是伊儿,还是伊儿的孪生哥哥?”

      伊儿,他还记得,他还认得,他是不是还爱着她,慕容倾的心里像打翻的五味瓶,不知道该回答些什么。过了好久,他终于吐出了一句:“伊儿是我的孪生妹妹,是你亲手杀害了她。”

      上官颐听到后一阵震惊与绝望接着是暴跳如雷,他把剑紧紧地挂在慕容倾的脖子上,怒吼道:“我没有,是谁让你来冤枉我的。”

      “那日你带兵攻打冰吉国,杀我们族群,霸我们疆土,伊儿也在其中,是你亲手杀了她的。”即使被利剑挂脖头,慕容倾还是同样暴怒地冲上官颐吼回去。

      上官颐失落地放下剑,斩钉截铁地说:“那不是我,真的不是我,是我哥哥派的兵,我真的毫不知情,后来我哥哥也死在那场战争中了。”片刻,上官颐瘫倒在地上,突然预感不妙,虚弱地说:“你对我做了什么?”

      “功夫散,不久后你便会功力全无。”慕容倾冷漠地拂袖而去,突然,他又一个转身,撕掉自己的袖子,割破自己的手腕,往上官颐的嘴里灌自己的鲜血。

      “你喝下去,快喝,不然你真的会功力全无,甚至殃及性命。”

      白皙的手臂,在眼圈打转的泪光,上官颐在昏迷中好像看到了慕容伊的身影,那么近那么近,但他却摸不到。

      (七)

      “伊儿,伊儿”上官颐醒来后,忆起了慕容倾挽起袖子割破手脉为其灌血的情景。他有看到她脸庞里熟悉的焦急,有看到她为他落下的担心的泪,那绝不是慕容倾,那就是他的伊儿,就是他的伊儿。

      上官颐闯入了辛客王府的每个角落,却还是找不到慕容倾又或是说慕容伊的身影。她那么近,却又感觉是那么远。就算是在眼前,他都无法抓住她的影子。上官颐用黑剑支撑着自己瘫倒的身子,突然看见辛客王府的丫鬟们急匆匆地从桑雪的宫苑里出来,兴致勃勃地讨论着桑雪王妃生了一对如何俊俏的王子和公主。

      上官颐猜想慕容伊又或是慕容倾也一定在那,于是就偷偷溜了进去。

      隔着门窗,他看见唇色发白,面容憔悴的慕容倾跪倒在刚生完孩子的西门桑雪面前,紧抓着她的腿,说:“嫂子,对不起,哥哥死了,我一直没能告诉您,一直在假扮着他。”

      同样面容憔悴的西门桑雪满脸泪珠,她忙扶起慕容伊,抱着她的头说:“傻丫头,这几个月来你受苦了,是哥哥嫂嫂对不起你。你哥在天之灵一定会很骄傲有你这么一个懂事、出色的妹妹。”

      “嫂子,是我不敢告诉您,也是我不能告诉您。哥哥被乱箭射死前曾嘱托我要照顾好您,照顾好您腹中的胎儿;嘱托我要为我们冰吉复仇,所以我才假扮哥哥,登上王位,带领族人重建江山,等待时机成熟一日,为国复仇,要不是为救上官颐失了太多的血,也不会被你发现我的女儿身,是我不该,我不该!”

      “傻孩子,你为什么不敢告诉嫂子呢,为什么不能呢?你哥走了,我们更是要姑嫂二人相依为命,互帮互助,你怎么就一人默默地承担所有呢?傻孩子,你又为什么要为一个我们冰吉的仇人险些断送性命呢,我的傻丫头。”

      慕容伊紧抱着她的嫂嫂,说:“不,不是上官颐派兵的,是他的哥哥,不是他,我们错怪他了。”西门桑雪看着慕容伊脸颊滚流不止的眼泪,似乎猜到了些什么?

      “就算是他哥哥也是上官家的人啊,你怎么可以……难道……”

      “是的,他就是我的颐哥哥,那个曾和我一起流离在容里的颐哥哥。嫂子,我怎么就爱上了仇国的主子啊!嫂子,我不忠我不孝我对不起冰吉,但我还是不忍心杀害他,就算是我以为他就是我们的灭国仇人时我还是不忍心将他致死,也只是想毁了他的功夫,可后来我发现我连他的功夫都不忍心摧毁,宁愿献上自己的性命去帮他抵挡住功夫散的药效。”

      “女人啊女人,一生都在为情所困。”西门桑雪爱抚着慕容伊苍白的脸颊,像是说慕容伊,又像是在说自己。

      门窗前的上官颐,亲眼目睹了这里面的一幕又一幕。而后,心事重重地转身离去。

      (八)

      公元275年乙亥,上官颐回到他的疆土零国,下令将冰吉所有的疆土归还给辛客,远在岭南的辛客君王带领着一些想回故土的百姓和将士回到冰吉,留一部分不想回去的将士和百姓守在辛客。

      三年后,西门桑雪带着她三岁的辛芽郡主回到辛客,驻守辛客。褪去了王妃的妆容,西门桑雪成了辛客的首领,带领辛客镇守疆土,保家卫国;而慕容伊则带着她三岁的侄儿辛和王爷在冰吉国准备着兴邦富国的大业。

      公元280年乙亥,容里国大雪纷飞,江海成冰,上官颐带着他的那把黑剑站到他和慕容伊初次见面的湖边,雪花飘满了他白色的斗篷,等待写满在他的容颜。慕容伊身着一身素装,身佩一把白剑,化上淡淡的妆容,轻轻跃过冰面,停在上官颐面前。

      “伊儿,最近过的还好吗?”

      “有你一直的暗中相助,一切都安好。”

      “嗯,你过得好就好。”

      “只是我不懂,你为什么要除了将冰吉归还给我后还要将大片的疆土间接赠与我?”

      “不为什么,我只是不想去霸占太多的疆土,不想去争皇,我只想做个王爷,一个安安静静的王爷,拥有一个只属于自己的王妃;而做皇,我则会狠心狡猾,则会拥有三宫六妾,则会让我的王妃伤心绝望。”

      “你的王妃一定很幸福”慕容伊小心翼翼地问着。

      “是啊,我的王妃一定是很幸福的,最幸福的,只是她不肯给我机会让她幸福,只是她迟迟都不肯归来。”上官颐温柔地望着慕容伊,灭国魔王上官颐,在找回他的伊儿后,又重新回到了年少时那个温文尔雅的上官公子,放弃战争,放弃江山,善行天下。

      “你的王妃说等他的侄儿能执掌大朝时就归去找他的王。”慕容伊说完便拂袖离去,转身回眸,对着上官颐唯美的一笑。

      后来民间有人传说:“上官颐不愿做皇,只因他只想拥有一个叫慕容伊的王妃”,也有人传说:“上官颐宁可负零国众心,也不愿负慕容伊一心,还有人传说: “上官颐用了整个江山,换来了慕容伊的回眸一笑”。

    • 0
    • 0
    • 0
    • 131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古朴APP
      携手让汉服成为一种流行的生活方式
      Android版本下载
    • 做任务
    • 发表内容
    • 汉服发型 古风图片 汉服图片 app下载 汉服美女 古风头像 汉服写真 古风网名 汉服文化 古风名字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加入我们 |用户协议 |隐私政策 |版权保护 |意见反馈

      © 2021 古朴网   网站地图   黔ICP备20002320号-1 贵公网安备 5201030200072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