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查看作者
    • 依然曲

      他是辰国赫赫有名的大将军,少年时征战沙场,金甲披身,战功无数国称战神。 她是翎国艳鸾天下的舞姬,倾国倾城之貌,却总是以面纱示人。

      世人只知她红裙联袂,妖冶玲珑的身段和曼妙蹁跹的舞姿,却不知面纱背后的她亦是绝世红颜。无人知道她从何而来只知她是被珩太子带到妃雪楼的贵人。珩太子宠她,护她,妃雪楼亦是为她而建,只认赏舞者为客,任谁也不敢染指半分,这样的情谊亦是一段佳话。

      这一日翎国城破,百姓纷纷四散逃离,他们的战神珩太子也战死城墙,唯一的希望也已经破灭。他挥兵追击,自己却纵马来到来到门可罗雀的妃雪楼,推门而入见她依旧在玉台上起舞,正如那年初见时一般惊鸿。他情不自已,挥开珠帘度步靠近。她的舞翩然而止却未回眸,柔音惑人。

      “珩?是你吗?”

      他闻言步履微滞,心像被重蛊蚕食般疼痛难忍。

      许久没有回音,她不禁璇身回眸却不想是看到了他,水瞳中闪过一抹沉重的伤痛,只一瞬的功夫又悉数湮没。

      “依然,你当真只爱上官珩吗?你可知,这五年来你不在身边,我又是如何过的吗?”他的眼里满是受伤,大手轻轻挥掉那虚掩的面纱,倾国的容颜更是勾起了心里那抹思念。

      她不言,却嫣然一笑,那笑容却不似初见时那般纯净自然。

      “这场战,终归是将军赢了,怎么?将军是来看我跳舞的吗?那依然可以告诉你,这支舞我以后只为珩跳。”

      他怒火冲天,却不忍发作,双手扣住她的肩胛,欲把她揽入怀中,却被她刻意的躲避灼痛了手掌。

      “依然,我知你是为了景柔,若你跟我回去我便即刻休了她,你也知当时我并未掌权,皇上逼婚我不可不从,如今……如今一切都好了,我们还能在一起……”

      他红了双眼,多年来的寻找终于不白负,他相信,只要他弥补了这些年的亏欠,她一定能忘了上官珩,一切都会如初。

      “离魅……我们回不去了!”

      她凄然落泪,手中的匕首刺进他的胸膛。喉间的腥甜抑制不住,一口鲜血染红了群衫,似是有了这抹鲜血她的群衫更加妖冶,翩然落地。他顾不上自己的伤口,把她揽入怀中,如同受了伤的野兽纵声嘶吼。

      “顾依然!你不准有事!给我醒过来!”

      可怀中的人儿却了无生气,他怕了,他抚摸着她的脸颊甚至轻轻拍打,颤抖的手紧紧环住她生怕她消失一般,眼里猩红一片

      “依然……依然?”

      “依然,我不逼你回去了好不好?”

      “依然,其实上官珩没死,你醒来,我们去看看他好不好?”

      “依然,求求你,别再离开我好吗?”

      怀中的人儿依旧没有任何回音,他伸手探了探她的鼻息,心彻底绝望。

      他苦笑,将匕首刺的更深,却也错过了她放在衣服里的信

      即使不爱,我也不会放你离开,这一世我都绝不会放开你……

      两年后


      “皇上,如今辰国已经归顺翎国,天下归元,您……也该考虑自己的婚事了”

      上官珩站在墓前,看着盛世的桃花,眼底一片湿润,手中还握着那张泛黄的信纸。许久才叹了口气

      “朕此生不会再娶任何女子。”说罢,把信纸燃尽,又看了眼旁边的墓,唇边浮起一抹苦笑“终究还是你赢了。”

      当年翎国被破,他亦是作为战俘被严加看管,可他却执着剑斩断他身上的枷锁,放他一条生路

      “你为何救我?”

       他苦笑

      “我怕她会恨我。”


      那封信

      离魅,那一年我们在集市相遇,只是匆匆一瞥,却让我暗下芳心,也是那一年,你带我去看盛世桃花,望着漫天飞舞的花瓣,你把你珍藏的那把匕首送给了我,吻住我的眉心,让我嫁给你,我红了双颊,却还是靠在你怀里。

      你告诉我还有一个月,等你打完了这场胜仗就能回来娶我,我满心欢喜准备嫁衣,却等来你挽着另一个女子进了你的府邸,她身上那抹红色刺痛了我的双眼……

      大婚之夜,你跑来找我,那样的急切要得到我,你说害怕失去我,可那一刻,疼的不只是身,心也在被煎熬和凌迟。

      白绫上的那一抹红,让你像吃了糖果的孩子一般笑的满足,把我揽入怀中,十指相扣……

      那时的我亦是满足的,你带我入府,纳我为妾,景柔那阴狠的眼神让我不寒而栗,你却依旧与我十指相扣对所有人宣布我才是你的妻,你待我真的很好,好到太过明显,遭人嫉妒。

      宫中初华夜宴,你带我入席,景柔却刻意为难要我献舞,却不想我一曲惊鸿惊为天人,我更不会料想珩太子会求皇上赐婚,回去之后你额上是青筋再也无法隐藏,你急迫的把我压在身下,粗重的呼吸灼痛了我,我轻唤你,可却得到了更加剧烈的疼痛,事后,你一脸愧疚的向我道歉,我还是不忍怪你,因为我知道,你怕失去我。

       如果不是景柔的那碗堕胎药,我想我不会失去最后的希望,选择在你出征之时不辞而别,上官珩给了我想要的一切,但他并未索取任何,我问过他为什么,他说我的舞,跳进了他的心里……  五年来我知道你一直在找我,可我却不敢露面,我怕看见你就会想起我们那个未出世的孩子,他才两个月大,那是我们之间的伤,但是这份伤痛只需要我一个人承担,因为你不会知道……

         离魅,即使我刺伤你也请不要怪我,我只是想给自己一个离开的机会,解药在上官珩的身上,若是他死了,我便也要离开了,即使我不能把自己嫁给他,至少可以用自己的命去报答他……

        离魅,忘了我吧,如果可以,请把我葬在满是桃花的地方,来世若我记得,也可以找到这个地方……

      依然曲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

         纵然情深,奈何情深缘浅。

      原创

      by暮落瑾颜。

      喜欢给个❤可好?

    • 0
    • 0
    • 0
    • 62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古朴APP
      携手让汉服成为一种流行的生活方式
      Android版本下载
    • 做任务
    • 发表内容
    • 汉服发型 古风图片 汉服图片 app下载 汉服美女 古风头像 汉服写真 古风网名 汉服文化 古风名字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加入我们 |用户协议 |隐私政策 |版权保护 |意见反馈

      © 2021 古朴网   网站地图   黔ICP备20002320号-1 贵公网安备 5201030200072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