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查看作者
    • 《蔷薇相思引,青鸾风火情》

      文_秋明沫

      [注:本故事纯属个人虚构,纯属大开脑洞,大开脑洞!!•́•̀(*/∇\*)]

      《蔷薇相思引,青鸾风火情》
      图片发自简书App

      【楔子】

      幽深麓林,山映岚光,清风徐来,波谭流深,偶尔夹杂些莺啼鹿鸣。

      久居南禺山,远离尘烟,看尽了几千年如此这般的风景,纵使万般祥和风光,也是生了腻。

      那日本不寻常,好好的蓝天突然遮了半边的黑云,顷刻,瓢泼大雨从天而降,漫步于佐水畔的女子挥袖间,一把青伞俨然在手。

      蓦地侧眸,那一抹惊心动魄的红从天跌落,入了满眼。

      是以,她捡回了一个从天而降,浑身是伤的红衣少年。

      《蔷薇相思引,青鸾风火情》
      图片发自简书App

      【壹】

      当九儿迈着短腿,向她飞奔而来,扑进她怀里时,青依就猜到了事情的始末。

      “呵呵,那个,我没想伤害它来着。”少年不好意思地挠挠头,一身妖娆红衣已是微微凌乱,扬起的手腕上,明显有着几道鲜红爪痕。

      青依抱着九儿转身,面无表情道:“你跟我来。”

      少年微愣,却是跟上了她的步子。

      踏进竹屋,青依头也不回地走进房间,留少年一人独立。

      “我知你不喜素食,下次不要再追九儿,它的肉不好吃。”手一伸,桌上便多了一个白瓷瓶。“你被九儿划伤,也算受了罚,我便不再计较。”

      为了这不沾亲故的少年,她特意备下满席酒肉,一是他伤口渐愈,可少饮浅酌,二来只想图个清净,怕他猎南禺生灵,搅得天翻地覆。

      少年拿起白瓷瓶轻嗅,是上好的创药。

      想来从天跌落南禺山,已是一月之前的事。

      那东海小白龙果真猖狂,他不就是在那东海里洗了个澡,那小龙便缠他不休。于云端斗法之际,那龙呼风唤雨,他被狂风迷了眼,便从云端跌落,弄丢了兵器不说,更是伤痕累累,只觉气不打一处来。

      待他回去,定要抽了它的龙筋。

      可他醒来,入眼便是冷艳的青依,持着棉絮轻轻为他上药,即使眼神冰冷,动作却是温柔地像极了娘亲。

      青依总是倚在梧桐枝上闭目养神,他便立在树下逗着九儿,笑得那般纯净,好似山麓尽头那深谭的清泉般清冽。

      “你已伤愈,为何还留在此?”

      “怕是回去又要受罚,”他长身玉立,眸里尽是她的影子,“我喜欢这里的安宁,是不是我求你,你便会让我留下?”

      从少年醒来的红眸里,她便察觉少年的桀骜,定非池中物。

      青依嫣然一笑,默许他留下,南禺便多添了些许不一样的生机。

      她看那少年时而逗弄九儿,时而与林间精灵嬉闹笑语漫山,时而偷偷从遥远的城镇带回些小玩意送她,又时而在她身边喋喋不休那人间趣事,倒也不觉得他烦。

      “你是被东海三太子打落的?”青依忍俊不禁。

      原来他果真那般玩世不恭,桀骜不驯,似脱缰野马那般不知天高地厚,竟是惹了东海,戏耍了龙王,那敖广岂是善罢甘休之人?

      这三界之大,谁还能治得住他,他更像是天生的闯祸精。

      “爹爹总骂我不比两个哥哥乖巧,可是天下之大,拘泥一隅岂不可惜?”少年仰倒在山坡草地上,望着天上云来云往,眸里的倒影也化作了点点愁绪。

      那时青依便疑惑,他天生灵力所向披靡,何事才会让那澄澈的眸子惹了哀伤?这样的人,天生本该好似扶摇直上九万里的鲲鹏,而非池中锦鲤。

      少年在南禺一呆便是三月,为青依采药医治山野生灵,又为入定的青依暗暗守护,整个南禺便都知晓了,也习惯了这个红衣少年的出入。

      只是那少年见了谁都要问句,有没有看到一条红绫,像是丢了极为重要的宝贝。

      晴空万里,流云在南禺竹屋前投下点点斑驳,晃动一地碎光,手执长戟的男子立在屋外,冷若寒霜。

      少年见了他,眸光闪烁,青依便知那人是来寻他的。

      “传言广法天尊的徒儿一表人才,今日得见果真名不虚传。”青依立在他身前,护着他,若是被金吒带回去,这小子怕是免不了一顿皮肉之苦。

      “小弟无知,叨扰仙子多日,今日奉太乙真人之命,特来带他回去。”金吒一番话,令身后的少年眸光渐渐暗淡。

      青依知道,她留不得他太多时日。

      九儿猛地跳上少年的肩,尾巴似有若无地扫着他的面庞。

      青依只得开口道:“九儿已是对你生了依赖,你若走,便带它去吧。日后切莫惹是生非。”

      一个转身,她便不再理会身后的人和事。

      屋内,她伸出手,掌心赫然是一条红绫,鲜艳如血。

      屋外,少年被金吒缚着双手,只对闭门不见的她喊,依依,我叫哪吒,日后我还会回来找你的。

      青依笑而不语,其实哪吒不知,一开始,她便知道他的身份。

      她捡到他的宝贝,却因他桀骜惹事从不曾谈及,而这仙家宝物混天绫,正是那年桃花盛开之际,她拜访太乙真人时,听说是要赠予他新收的小徒儿,唤作哪吒,陈塘关总兵李靖的三小公子。

      《蔷薇相思引,青鸾风火情》
      图片发自简书App

      【贰】

      被金吒带回陈府的哪吒,一眼便望见了大堂里,果真来兴师问罪的那条暗箭伤人的小白龙,白玉衣冠锦袍,眼神睥睨,身前站着那条老龙,好是威风凛凛。

      “父亲,我将哪吒带回来了。”金吒收回捆仙索的同时,少年便被一声斥呵惊愣。

      “孽子,还不快跪下给东海三太子赔罪!”

      心里本不情愿,可终究不敢再忤逆父亲,少年一振衣袍,直直屈膝跪下,趴在他肩上的九儿忍不住缩了缩脖子。

      “李家小公子扰东海安宁,殴打吾儿,这笔账,李靖,你要如何解决?”敖广似是不罢休地咄咄逼人,李靖脸色愈发难看。

      “小儿年幼无知,得罪东海,定是要家法处置。”语罢,少年只觉背上火辣辣疼。

      李靖一鞭下来,便是皮开肉绽。

      他死死咬紧牙关不出声,心中却是万般怨言,若是让他得了机会,他定要加倍还回来。

      一鞭鞭下来,红衣支离破碎,背上鲜血如注,少年额上也是豆大的汗珠滚落,却依然不发一言。

      蓦地,一双玉手横空拦下一鞭,一件玉袍遮住了少年伤痕累累的宽背,少年便再也忍不住倒了下去,入怀便是萦绕鼻翼熟悉的清香。

      “东海龙王何必咄咄逼人?哪吒与三太子皆是年幼,打打闹闹权当切磋。如今龙王亲登陈府也不怕自降身份,这李靖已是打也打了,骂也骂了,自是当罚过了,再如此打下去怕是哪吒承受不来,龙王不看僧面看佛面,权当卖我个面子,这事就此别过。”

      青依面纱遮面,轻轻搂住哪吒的身子,发觉他已是全身汗透。

      “不知这小儿如何认得青鸾仙子,既是仙子求情,本王权当给仙子面子,此事作罢。”敖广冷笑,转向李靖,“如有下次,本王定不轻饶,即使水淹你这陈塘关。”

      语罢,便是化龙而飞。

      不待李靖言语,青依独自揽过哪吒的身子道:“哪吒我带走了,旧伤未愈又添新伤,怕是落下病症。”

      语罢,九儿飞奔至庭院内,光芒晃过竟是变大,九尾摇晃了满院旖旎碎光。

      见青依骑上九尾狐离去,李靖呆在原地,哪吒有旧伤,如何不说,不辩解?

      少年趴在竹床上,双拳握得紧,指甲似是要嵌进肉里,青依依旧不动声色地为他上药。

      “若疼便喊出来,何苦忍着?”

      少年却不做声。

      “你如此要强,竟不动真气护体,可怨你父亲下手如此之重?”青依哀叹一声,她知道他本是都明白的。

      他若是真气护体,那老龙王必会又出幺蛾子,李靖虽是做给敖广看的,也不得不使出全力。

      敖广不喊停,李靖如何停手?怕是她晚来一步,哪吒早已被打晕过去。

      “父亲的手在颤抖,我是知道的。”良久,少年幽幽开口,“他是总兵,我的出生已是给他惹了不少麻烦,我又如此不服管教,怕是他头疼得紧。我如何怪他?不过,依依,你怎么会来?”

      “你是怪我去的晚了还是不该去?”青依揉开他背上的药,暗自为他输着真气。

      “除了娘亲,依依对我最好了。”少年疼得龇牙咧嘴还不忘回眸冲她一笑,她的心底莫名软了。

      “日后切莫去招惹是非,那敖广乃四海之首,极好面子,你赢了三太子自是损了他的颜面。”

      青依取来衣袍,为他穿衣系好衣带,抬眼却是望尽少年的红眸深处,都是她的影。

      趁她呆楞,少年便握了她的手放在胸前。

      “依依的脸冷,却是心热。”少年笑得开怀,浑然不觉这笑会牵扯到伤口,她却哑口无言,怀里的混天绫却怎么也拿不出来。

      若是给了他,他拿去闯祸也好,回府也罢,皆是要离开南禺山的。

      此番再回南禺,青依便觉少年变了。

      不再四处游荡,与那鬼怪精灵嬉戏,只是在她身侧不离半步。

      “在南禺生腻了吗?”那刻问及,她竟害怕少年会点头,却听他说道:“不啊,只是在离开之前,想呆在你身边。依依是这南禺山的仙子,也是百鸟之首啊。”

      青依噗嗤一笑,心有灵犀一点通。

      梧桐凤鸣阵阵,蝶舞盘旋蹁跹,林间陡然生风万叶起,天空被百鸟朝凤之景占据,顿时南禺百鸟争鸣,万物臣服。

      青依立在林间,百鸟围她而绕,振落片片鸟羽,宛若王者归来。

      又是凤鸣响起,百鸟渐渐退去,一切波澜不惊,惟留风拂过竹叶的沙沙声。

      “依依,你好美。”少年的由衷之言,惹得她面色绯红,她扬袖手指一动,百鸟之羽盘旋于空,汇聚一点化作金光,渐渐落于掌心。

      青依走近少年,亲手为他戴上百羽镯,“哪吒,百羽镯辟邪护身,助于修炼,除非生死,切莫摘下。”

      是以,少年拥着她,蹭着她的红发温柔道:“依依,我会保护你的,也保护你的南禺山。”

      青依舒心一笑,暗记在心。

      《蔷薇相思引,青鸾风火情》
      图片发自简书App

      【叁】

      哪吒在南禺似是生了根,金吒几番来寻都以伤未痊愈而拒绝回陈塘关。

      青依也不插话,哪吒习惯了南禺的自由自在,让他再进世俗牢笼,怕是得打断他的腿,抬他回去罢。

      “依依,今日九儿带我去林子深处,花开蝶舞。原来南禺还有这般美得地方,我知你喜花草,就顺道摘了些来。”

      少年笑着仿若邀功,青依却蹙眉道:“那花呢?”

      既是摘了花,可少年手里却毫无一物。

      少年不语,拉了她的手,跑向屋外,“你跟我来。”

      屋外,天朗无云,竹林的影被阳光划得支离破碎,青依疑惑间,双眸被少年用黑布遮掩。

      “不要问我为什么,相信我,依依。”

      少年见青依不语,牵着她的手一步一步走向竹林深处。

      “依依,你喜欢吗?”

      语罢,黑布摘下,她只觉阳光刺眼,恍惚间,那漫山遍野的红色蔷薇铺满她的眼,馥郁浓香袭来,恍若仙境。

      惊诧间,哪吒手指一动,花海片片花瓣飞扬,盘旋半空不落,纷纷扬扬洒落漫天花瓣雨,又是一声口哨响起,本停落花瓣上的万蝶齐舞,叹为观止。

      “你……”青依欲言又止,只是望着身旁的少年静默无言。

      “九儿偶然说起你最爱这种红色蔷薇。几月来,我施法挪种了些植株,没想到今日开花,会是这般绝美。日后我不在了,依依看到这花海,应该就会想起我来吧。”

      青依莫名忧心,他怎么会不在呢,有她在,哪个仙神不给几分薄面。

      “九儿,你说为什么最近依依总在透露,想要我回家的念头呢?”

      少年口中叼着根狗尾巴草,末端长穗晃来晃去,就像少年心事的不安。

      九儿一爪子拍在少年脸上,惊得少年一手捏住它的尾巴,略有怒气。

      “九儿,你干什么!”九儿趁他不备,咬他一口便跑开了,少年蹙眉紧随其后。

      竹屋里入定的青依,额头尽是汗珠,九儿闯入的刹那,一口鲜血喷薄而出。

      “依依!”少年接住她孱弱的身子,为她细细擦去汗珠,怎么会这样?

      “这九儿,果真瞒不住事情。”青依虚弱道,她本叫九儿这个时候拖住哪吒的,却偏偏带他回来。

      “哪吒,你在南禺呆得太久,是时候回陈塘关了。”她数不清这是第几次催他回去了。

      少年不语,却是脸色难看。

      “依依,你究竟在瞒我什么?”他似是再也忍不住,终是问出口。

      “你不是一直在找混天绫?”青依刻意要避开问题,却被少年一语道破。

      “我知在你手里,只是让你保管也好,师傅和父亲不会再担心我惹是生非。”

      少年太过炽热的视线,终是令他她败下阵来。

      她倒在他怀里,长叹一声,“你可知丹穴凤生九雏,各有不同。我乃青鸾,每隔千年便会灵力衰竭,要重回丹穴涅槃,倘若成功,便是重生,灵力更胜一筹。倘若失败,便是万劫不复。”

      少年的手蓦地颤抖,“我带你回丹穴山,我会护着你,你一定不会有事。”

      宛若吃了定心丸,她的心蓦地平静下来,这是她生来第三次涅槃,却比以往感到安宁。

      丹穴山,河畔鹓雏漫步,金石遍地,奇珍异宝各有千秋。

      往日里贪玩的少年却早已无心欣赏,从九儿身上抱下青依,轻轻放在山洞里的干草上。

      “哪吒,你代我取些丹穴山的泉水,可好?”青依脸色愈发苍白,却是勉强挤出一丝笑来,少年叮嘱她一番便离去。

      青依则站起,颤巍巍走出山洞,她涅槃时的样子,怎能让他看见。

      少年归来时,山洞已空无一人,仅是九儿踱步等他回来。

      在山洞门口,他捡起一片凤羽,蓦地惊住,他心知,青依是不会让他陪她度过涅槃前的那段时间了。

      拿着凤羽,驾着九儿,少年火速回了金光洞。

      “师父,你可知青鸾涅槃时会如何?”少年急急唤醒尚在入睡的太乙真人,揪着他的白胡子追问道。

      “你这小子,快放开为师!怎么一回来这般没大没小。”

      少年讪笑,松开手道,“我这不着急吗?”

      “青鸾乃凤凰身,每隔千年必回丹穴火山涅槃,浴火重生。”太乙真人捋了捋胡子道,“重生前修为褪尽,凤羽脱落,浴火后必为原形,化作凤凰蛋,历经七七四十九天,破壳出世时,若无意外即可增进功力,才谓真正涅槃,否则前功尽弃,魂飞魄散。”

      不等语尽,少年便又是匆匆离开,太乙真人望着小徒儿离去的背影,无奈摇头。

      《蔷薇相思引,青鸾风火情》
      图片发自简书App

      【肆】

      哪吒几乎找遍了整个丹穴山,却是找不到青依。

      烦躁不安的少年,仰天长啸,手中红缨尖枪一挥,片片竹林倒地,惊得飞鸟扑腾离去。

      九儿望见少年的失魂落魄,上前轻轻抻住他的衣角,抬眼望向丹穴山那唯一一处山口。

      皓月当空,银光皎皎铺满整个丹穴山。

      瞬间,一道惨痛的凤鸣,响彻云霄,林间飞鸟竞相盘旋,萦绕半空不落。

      静立山巅的红衣少年,只见漆黑夜空下,横空划过一道流星般的火焰光芒,洒落漫天飞舞的灼灼凤羽,直奔山口而去,随即便是冲天的烈火自山口升腾,那震耳欲聋的痛鸣,引来得是群鸟喧嚣。

      少年只觉心口没来由的一痛,伸手接住飘落的凤羽,闪烁璀璨的金芒,烫的掌心发暖。

      是以,少年这般立在山口,等了三天三夜,不眠不休。

      山口冲天火光,终是渐渐消退,露出浴火重生的凤凰蛋,少年想也没想,飞身接住缓缓下坠的凤凰蛋,如释重负,温柔似水。

      “依依,我说过你会没事的。”

      重回南禺山,百鸟朝凤盘旋竹屋不落不去,久久三日有余,哪吒实属无奈,叫九儿一声怒吼吓跑半数。

      若是从前,怕是他会挥枪烧了这烦人的鸟类。

      现下,他不愿用火尖枪伤了南禺的一丝一毫,只因他说过他会为她保护南禺。

      那七七四十九天,在少年昼夜悉心守护下,渐渐来临。

      他只觉得漫长。

      “九儿,今日午时便是依依归来的时辰,我们去花海摘花,来庆祝罢。”少年笑得明媚,深深望了眼软垫里的凤凰蛋。

      花开烂漫,本是明媚的天气,乌云骤然密布,猛地一道惊雷炸开在竹林间,竹屋方向一道金光迸发,再无生机。

      少年心口一紧,匆匆赶往竹屋。

      推门而入,软垫之上只留零星闪着余光的蛋壳,还有几枚沾血的凤羽。

      “哪吒,我知道你在这里,你再不出来,我便烧了整个南禺!”一道声音宛若惊雷,令少年如梦初醒。

      该死的小白龙!

      “我问你,屋内凤蛋可是你所打碎的?”少年长枪怒指,披坚执锐的白衣男子,红眸深处隐藏着熊熊烈火。

      “上次输在你手里,即便那李靖罚了你,本太子还是咽不下这口恶气,你躲在这里,是不是怕了本太子?”

      “我在问最后一遍,那凤蛋是不是你打碎的?”哪吒蹙眉,长枪一动。

      “是又如何,哪吒,这回我要你死。”语罢,长剑袭面而来。

      脑海里不停回响的是,师父说的话,倘若意外,便是魂飞魄散。

      只差一点,只差一刻钟啊,青依便可以回来了。

      红眸绽放烈火,少年怒吼一声,混天绫竟从林中某处而来,缠上少年的尖枪。

      “敖丙,我要你用命陪葬南禺。”少年沉吟一声,形动如风,一红一白交织在一起,一路从南禺打到东海。

      混天绫缠上的白龙,便是从天跌落,海滩上似是奄奄一息。

      红衣少年迎风走来,长枪一扬,便是挑了龙筋,继而癫狂般撕了龙鳞,断了龙角,他只知若不是小白龙来捣乱,青依便不会回不来了。

      撕着撕着,少年便没来由地落下两行清泪,就算杀了他又有何用,青依不会回来了。

      爹爹用软鞭打他,都没有如此痛,而他也没有如此这般流过一滴眼泪。

      一脚将那不再嚣张的白龙踢进东海,微咸的海风拂起少年的乌发,红眸的温度渐渐冷却,少年立在东海岸,宛若雕像。

      东海三太子被陈塘关总兵李靖三公子哪吒打死的消息不胫而走,来不及回南禺的哪吒,便被金吒再次带回了陈府。

      “啪!”响亮的一记耳光落下,他早已不觉得痛。

      耳边只听得父亲声嘶力竭的怒吼,“你这个不孝子,竟然不思悔改,打死那东海三太子,孽子,孽子啊,我李靖是造了什么孽,才会有你这么个儿子!”

      “爹爹不用烦忧,若那老龙王来了,自是一人做事一人当,哪吒不会连累爹娘。”

      一语既出,又是惹得李靖发怒,“你以为你一个人就可以解决!那龙王说过若是你再生事,他便水淹陈塘关,是我教子无方,却要连累无辜百姓啊!”

      那日,黑云压城城欲摧,漫天乌云密布,再也见不到阳光。

      四海龙王齐聚,扬言李靖不交哪吒,便水淹陈塘关,叫满城百姓陪葬。

      那往日里威风凛凛的红衣少年,仿若平添了些许沧桑,依依,怕是不能替你守护南禺了。

      哪吒不顾阻拦,立在云端,红衣被风吹的瑟瑟作响,唇角是嘲讽,更是不屑。

      “敖广,你包庇纵容,才让敖丙有了如此下场!我,哪吒敢作敢当,是我抽了他的龙筋,剥了他的龙鳞,断了他的龙角,我只悔我没有杀得彻底,去你四海龙宫搅得天翻地覆!”

      “孽障,你犯下滔天过错,竟不知思悔,更是口出狂言!狂妄小儿,今日你若不谢罪,我四海龙宫颜面无存!”

      乌云里若隐若现龙身,道道惊雷劈下,哪吒望见脚下的陈塘关,已是渐渐被大雨吞没,呻吟的尽是无辜百姓。

      即便如此,他也不曾后悔杀了敖丙。

      既是谢罪,他全做陪青依而去罢了。

      “老龙王,我若以死谢罪,你便离开陈塘关,永不欺压我陈塘关百姓!”哪吒收回火尖枪,化作一柄长剑。

      “本王应你!”

      “爹爹,孩儿不孝,如今孩儿断发还母,削肉还父,算是报答你们的养育之恩!”

      须臾间,长剑划破脖颈,汩汩鲜血淋漓,少年再也听不见任何声音,却是见到了熟悉的身影。

      从云端下坠的身体被来人稳稳接住,炽热的眼泪滴在脸上,让他知道这不是错觉,只是他再也发不出任何声音,他倒在的,还是青依的怀抱。

      “哪吒!哪吒!”青依失态,使劲呼唤少年的名字,用手按住伤口却是拦不住血流,“你为何这么傻,为何杀那三太子,我不许你死,你身边还有爹娘兄弟啊,你都不要了吗?”

      少年扬手欲抚上她的脸颊,口中喃喃,时间仿佛静止,却在下个瞬间,渐渐流动。

      空中的手就那般跌落,腕上的百羽镯缓缓滚落。

      那夜,陈塘关上空乌云散去,露出皓月,洒下斑驳月光,海水退去,百姓无恙。

      月光下,女子拥着无声息的少年,传出凤鸣阵阵,引来百鸟盘旋不落。

      人们只道那夜奇观,令哀伤染了整个陈塘关。

      《蔷薇相思引,青鸾风火情》
      图片发自简书App

      【伍】

      太乙真人望着跪在金光洞外三日的青依,终是叹了口气。

      “罢了,罢了,青鸾仙子,随我来就是。”青依闻言,揉了揉发酸的膝盖,跟了上去。

      那夜,来自金光洞的仙鹤童子,飞来接走哪吒,她便紧随其后,却被太乙真人拒之门外。

      她只愿见哪吒最后一面,便弃了百鸟之王的傲骨,跪在洞外整整三日。

      入了金光洞,只见流波河内盛开艳莲无数,尽头便是唯一一朵尚是花苞的莲花。

      “青鸾仙子可知那金莲花与金莲藕?”太乙真人捋着白胡子沉吟道。

      “真人的意思是……”青依眉梢含笑,这以莲塑人之事怕是只有眼前老者能做了,“哪吒可有救?”

      “仙子既知可行之法,便知若是成了,他便记忆全无,仙子莫执着。”太乙真人好言相劝,这青鸾仙子与自家小徒儿的事情,他怎会不知?

      “若不是仙子,哪吒断断不会杀那三太子。”一句如惊雷,在她脑海炸开,她恍惚记起那日出世的记忆。

      那时未及正午,感受到南禺上空笼罩的气息来者不善,她便破壳而出,导致脱落些沾血的凤羽,她匆匆离开竹屋,寻那气息来源,知是东海三太子,不到片刻,上空流云搅乱,一路离开南禺回到东海。

      以为无事,再回竹屋,她已是寻不到混天绫,只看到九儿见她惊喜的深情,她猜到是哪吒会出事匆匆赶往陈塘关,却是晚了一步。

      青依双眸氤氲了雾气,太乙真人叹息道:“哪吒的师叔姜子牙已功成,他若醒来,便是助周伐纣,仙子涅槃不易,切莫计较儿女情长。”罢了,已是转身。

      “让我看他醒来,守他最后一次。”青依垂眸轻言,“权当报他于我涅槃时的守候之恩。”

      只为他见了她,无怨无悔,只道,依依,你没事,真好。

      太乙真人不言,便是默许。

      九九八十一天,她悉心照料金莲花,她知晓那个看似狂妄不驯却是心如明镜的少年的魂魄,是在这莲花内暗暗成型,倘若他醒来忘了她,又怎么样呢?

      他好好活下去,便是世间最好之事。

      时辰已到,太乙真人施法取出金莲藕,段段造成人身,那魂魄已与莲花合为一体,是以,身着莲花裳,手持红缨枪,脖绕乾坤圈,腰缠混天绫的少年渐渐睁了眸。

      “徒儿见过师父。”少年跪地,声音冷漠,“徒儿不孝,犯下滔天过错,多谢师父再造之恩。”

      “知错便好,你下山拜过父母,便去那岐山,寻你子牙师叔,助他伐商。”太乙真人笑意吟吟。

      少年起身走向洞外,竟是与她擦肩而过,仿若她不存在般,她苦涩一笑,什么都记得,唯独忘了她吗?

      “真人再造哪吒,青鸾记下了,日后真人之命,青鸾赴汤蹈火,在所不辞。”转身,她离开金光洞。

      商纣暴虐无道,西伯候姬昌得天时地利人和,欲起兵伐纣。

      “杨大哥,你说这就是预示伐商征兆的凤凰?我们劝说侯爷那么久,都不比它的一声凤鸣?”梧桐树下,红衣少年持枪而立,问向身侧手持三叉神戟,额心却是多生天目的英俊男子。

      “这是青鸾,凤凰身,非梧桐不栖,非草木不食,乃祥瑞之兆。只有太平盛世,才会出现在明君前。岐山凤鸣,正预示伐商乃是天意,万民所向。”

      “杨大哥,我怎么觉得我好像在哪里见过这只鸟呢?”少年英眉蹙笼,似是想起什么。

      骤然,栖息梧桐的青鸾一声凤鸣,振翅盘旋上空,倏尔,俯冲而下,直向少年。

      “哪吒,小心!”杨戬大呼,少年却是不动。青鸾停在他面前盘旋不落,口中叼着闪着金光的百羽镯。

      “你要给我?”少年指了指自己,凤鸟眨眼。少年缓缓接过,正迟疑间,那镯子已是脱落其手,紧紧锁在腕上。

      青鸾展翅盘旋高空,留恋地看了一眼岐山,便不知去向,空余一地红色蔷薇花瓣。

      《蔷薇相思引,青鸾风火情》
      图片发自简书App

      【陆】

      “杨大哥,师父说的风火轮是在这南禺吗?”少年挠挠头,满脸不悦。

      与三霄仙子一战,他不慎落入弱水,失了法力,太乙真人便让他去南禺寻风火轮,方可寻回法力。

      “应该是这里没错。”杨戬若有所思道。

      竹屋内,青依安然一笑,自他们踏进南禺,她便知晓。

      哪吒,当初你为我闯下大祸,今日便让我助你功成名就。

      若这风火轮与你心意不通,如何助你日行万里,斩敌所向披靡,怕是太乙真人早知如此,才会让你来此。

      竹林内,骤然一声凤鸣,一道火光已是近在身前。

      哪吒望着眼前的青鸾凤鸟,呼吸蓦地一滞。

      “哪吒,你随我来。”鸾鸟出声,飞往远处。少年紧随其后,独留杨戬一人。

      鸾鸟停留那片蔷薇海,少年怔在原地。

      你不在了,唯独这片蔷薇海,确实令人拾起相思意。

      青鸾传出阵阵凤鸣,便化作两团火光,飞至少年身前,正是那要寻得风火轮。

      若是再无记忆,陪在你身边,也是好的。

      武王伐纣势如破竹,红衣少年英明传世。

      朝歌被攻破那日,鸾凤祥和,齐聚一堂,万民雀跃,纣王自断鹿台,妖妃妲己被斩于城门下,姜子牙登封神台,阅封神榜封神,似是一切尘埃落定。

      “九儿,你说我们去哪儿?”少年立在云端,身边站在小小的精致女娃,一双狐耳尚未隐去。

      “南禺山,”九儿笑嘻嘻道,“那里是我出生的地方,还有……”她望了眼少年脚下的风火轮,蓦地怔住。

      “也好,总觉得那里太过熟悉。”

      少年褪去一身功名,始终不愿久居天宫,倒是独爱南禺的那片蔷薇海。

      当初究竟为何非要杀那三太子呢,似是少年永远得不到的答案。

      或许正像他们说的那样,是他年少无知罢。

      《蔷薇相思引,青鸾风火情》
      图片发自简书App
    • 0
    • 0
    • 0
    • 141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古朴APP
      携手让汉服成为一种流行的生活方式
      Android版本下载
    • 做任务
    • 发表内容
    • 汉服发型 古风图片 汉服图片 app下载 汉服美女 古风头像 汉服写真 古风网名 汉服文化 古风名字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加入我们 |用户协议 |隐私政策 |版权保护 |意见反馈

      © 2021 古朴网   网站地图   黔ICP备20002320号-1 贵公网安备 5201030200072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