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查看作者
    • 流珠

      流珠
      流珠

      文/慕子歌

      春风十里,杨柳如烟,我坐在这茶馆二楼,斜倚着雕花木栏,轻啜一口茶,安享浮生里的半日悠闲,当真是惬意得紧。

      突然一片阴影凑上来,我有些不祥的预感。

      “流珠,你真是有本事,这一口茶,竟生生喝了两个时辰,还是你根本没在喝茶,而是吃了茶杯?”

      “你就不能有点情怀吗?”我懒懒的换个姿势,瞥一眼那个跟屁虫,果然不该让他跟来,太煞风景。

      “情怀?”那个混蛋轻笑一声,“醉烟楼的姑娘明明说过,公子我最懂风月,最有情怀。”他哗啦一下打开手上的扇子,上面自己提了几个字,倒是颇为自得。

      我没空理会他,远远的看到个星眉剑目的男人从胭脂店里走出来,向来冷若冰霜的脸此刻却是柔情似水,低头轻轻为身后的女子点了绛唇。

      我心头阴云一片。

      千羽摊摊手:“这下总该相信了吧,他龙千洛是真的要成婚了。”

      千洛真的有了心上人,我觉得多年的暗恋烟消云散,蹲在街边哭的肝肠寸断,千羽无奈的递过一张又一张帕子,也顶不住我源源不断的眼泪。

      我曾是颗小小的珍珠,自打两千年前我受了一丝仙血,由珠胎升仙那一刻起,我就喜欢千洛。

      彼时我刚刚脱胎成人形,但完全没化成想象中丰姿绰约的样子,而是变成了个粉雕玉琢的小娃娃,睁眼初见的就是两个青葱少年,千洛背着千羽,两人满身是伤,却都是目瞪口呆的看着我。

      看着我做什么?我想问,张嘴却是婴儿的啼哭声。

      原来不经妖直接成仙,仙体是还要慢慢成长的,这弱肉强食的海底世界,我一个婴儿马上就会成为别人的盘中之餐,看看自己短小的身材,我悲从中来,不知不觉真的伤心大哭起来。

      “哥,她哭了,怎么办?”千羽手足无措。

      千洛默了一瞬,蹒跚的走过来,抱我入怀。

      那怀抱真温暖,我忍不住浮想翩翩。

      大抵水族的姐妹都有报恩的情结,我在蚌中浑浑噩噩千年,也听过海螺姑娘的传闻,一心一意的付出,然后抱得情郎归,当真是浪漫至极。

      瞧千洛的样子端正,又有担当,我料想那丝灵气十足的仙血也必定是他的,能得这样一个如意郎君,绝对是稳赚不赔的买卖。

      我正打着如意算盘,却被一只黑手唤醒,千羽努力伸过手来,使劲掐我的脸。

      本姑娘的小脸可不是那么好掐的,我张嘴死死咬下去。

      “啊!”四处回荡起千羽的惨叫声,我得意的笑出声。

      千羽第一百零一次仰头叹息:“小姑奶奶,哭够了没有?”

      “没有,我第一次失恋,还不能伤心一会么?”我咬着手帕,继续抽抽嗒嗒。

      “你伤心的实在够久了,快笑一笑,哥哥我请你去翠宣楼听书,怎么样?”

      “不去。”

      “加一碟瓜子儿。”

      “……”

      “再加一碟酸梅。”

      “好吧。可不是我贪吃,只是给你个面子。”我止了泪,偷瞄千羽。

      “成交!”千羽扭身便走,嘴角抽了一抽。

      大约是我对黄历的研究太浅薄,出门明明是看了的,竟然还那么倒霉。我们前脚刚刚踏进翠宣楼,后脚千洛就带着心上人跟上来。

      我慌忙躲上二楼,还踢翻了人家观赏瓷瓶,幸好千羽眼疾手快,不然又要出令人头疼的乱子。

      翠宣楼一楼是茶楼,二楼却是酒肆,千羽吆喝来小二,要了一桌子酒。

      千羽塞给我一壶:“看你这魂不守舍的样子,来,既然吃不成茶,我们便喝酒,索性一醉方休。”

      我在酒桌上喝得迷离,望着窗外的桃花正红,心里却忘不了千洛嘴边的笑容。

      我珠胎升仙的一刹那,曾经宝光冲天,引得各路仙人纷纷来看。

      或许是我由原形不经妖直接成仙太过罕见,或许是多数仙人升仙后也是闲得厉害,一时间我升仙的地方,竟成了风景名胜,每日来的仙人络绎不绝。

      老龙王面上有光,收我做了义女,同他两个儿子养在一处。

      千洛跟千羽是一母同胞的双生兄弟,相貌一模一样,性子却千差万别。

      跟千羽那个嬉皮笑脸的家伙不同,千洛从不爱笑,在义父与蛟族同归于尽,千洛继了龙王之位以后更是。

      我试了很多方法让他展颜,都没有成功,如今他却给了那个姑娘所有的笑容。

      恍惚间仿佛在做梦,有人背起我走得稳健,像极了那个曾经温暖的怀抱。

      “是你吗?”我似乎看到了千洛的侧脸,不由自主抱得更紧,“我喜欢你,非常非常喜欢,可你为什么都不肯看我一眼?”借着酒劲,一直没敢说的话终于一吐为快。

      那人顿了顿,继续往前:“有美人兮,见之不忘,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是《凤求凰》。

      “千洛……”我心满意足。

      那人苦笑一声:“傻瓜。”

      波光潋滟,深海幽蓝,在黑暗的映衬之下,灯火通明的龙宫更加璀璨。

      我顶着宿醉的头痛醒过来,脑袋一片空白。远远看见千羽在练剑。他白衣胜雪,剑气如练,身法竟说不出的灵动飘逸。

      几时不学无术,与我玩闹不休的千羽也有了这般厉害的剑术?果然岁月变迁,只有我仍在原地踏步。

      “你醒了?”千羽一个纵身来到我旁边,“千洛把心上人带回了龙宫,我已经见过,倒真是难得的绝色。”

      “嗯。”我抱膝缩成一团,什么也不想说。

      “那个女子叫沐紫,来自九天玄宫,听说掌管医药,厉害得很。”

      “嗯。”

      “他们在人间市集相遇,当时他们同时施法救人,法术撞上,彼此感受到了对方的存在。”

      “嗯。”

      “缘分这种东西确实奇妙,给这样两个相隔那么远的人牵线搭桥。哦,对了,他们去找过龟爷卜卦,得到的结果是天作之合。”

      “……”

      龟爷背上的八卦是伏羲大人亲手所刻,用来启示文王推演的,自当是三界谁也比不上的精准。我也曾卜过与千洛的缘分,得到的结果是镜子,什么是镜子?我至今也没参透。

      “千羽,谢谢。”我强打起精神,露出点笑意。千羽总是了解我,与其慢慢被疼痛折磨,还不如像这样一把撕开伤口。等伤口结痂,或许我还能笑着祝千洛幸福。

      一只手突然附在我的头顶,那个声音难得认真:“傻丫头,别逞强。”

      我心里一暖,抬起头凝视着千羽,他咧嘴一笑,继续说:“实在没人要,大不了嫁给我,虽然你脸蛋普通了一点,身材差了一点,脾气坏了一点,不过,凭着咱们两个的关系,也还可以将就。”

      “可以将就?”我慢慢站起来,噌一下拔出剑抵住千羽的脖子,皮笑肉不笑,“我看千羽公子还是不要将就的好。”

      “你什么时候拿走了我的剑?” 千羽冷汗滴下来。

      “在你评论我身材,样貌,脾气的时候。”我挽个剑花,削断千羽一缕发,他怪叫一声,转身就跑。

      我没有追,心情却是难得的明媚起来。

      海底迎娶姑娘的习俗有三:一要新郎亲自写下聘书,非情真意切不过其门;二要准备凤冠霞帔,红绸五丈;三要尽其所能,寻到一颗海底明珠,赠予新娘,寓示爱意朗朗,历久绵长。

      我独自去了深海幽谭,那有一片泥沼,又生长有无数危险而敏锐的猛兽,要算个两百年前,我八成有去无回,换了今天也是危险重重。

      但这深处生长着海中最好的流光珊瑚,以它磨制的明珠为聘,任何一个女孩子都会心动不已。

      此时我已拿到珊瑚,却被一只巨大的章鱼缠住,脱身不得也不敢大声叫喊,生怕引来更多猛兽。

      冰冷的肢体慢慢划过我的身体,一下一下缠得更紧,我拼命捏着珊瑚不肯放手,浑身像被切断一样难受。

      疼痛的感觉太过强烈,珊瑚似乎也在慢慢离手。

      “救命,救命!”我终于不顾一切的大声叫喊,朦胧间似乎有个身影飞快地向我奔来,巨大的章鱼一下破开。

      “流珠,可有没有伤到哪里?”是千羽,他声音焦急而恳切,我看到他身上布满细小的伤口,整个人也狼狈极了。

      “千羽……”

      “别动,你的手上全是伤!”千羽捧起我的手,心疼不已。

      “你受伤了……”

      “不用担心我,你的手疼不疼?”

      我摇摇头,视线移到地上,手上的伤并不重,只是珊瑚碎成几块,没有办法再磨制明珠了。

      虽然失落,倒也没有想象中难过。

      “珊瑚碎了,可以再想办法,你自己有可三长两短怎么办?”千羽松口气,拿药止了血,见我无碍又开始嬉皮笑脸:“再怎么想着要嫁给我,也不用着急自己准备聘礼嘛,看得为夫也一阵心焦。”

      他顿了顿,自己笑个不停:“索性就着哥哥成亲,我们也一起办了,双喜临门也是好事一桩。”

      我可不是他甜言蜜语就能笼络住的那种姑娘。

      我翻他一眼,拔腿便走,这千羽,一天到晚没个正形。

      “流珠!”千羽追在我身后,“如果我说我是认真的呢?”

      我紧了紧步子,没敢回头。

      虽然没能送上明珠,我总算在千洛大婚之前凑好贺礼。

      我远远看着千洛携沐紫踏上红毯,缓缓向龙宫走去,整个龙宫披上了鲛人赶制了一月的红纱,像新人红透的脸颊。

      千洛在沐紫脸上落下轻轻一吻,满堂宾客皆喝彩。

      我昂头看着烟花缤纷,炸响在水中,幻化成繁星点点,五光十色煞是好看。

      千洛为了让海水更像天空,真真是下足了功夫。

      “给。”

      一串璎珞忽然吊在眼前,我不由得取过来细看,流光珊瑚磨制大小不一的珠子,用红丝线打的盘龙结跟同心结束好,细致精巧,别出心裁。

      “喜欢吗?那日破碎的珊瑚,我亲手磨了,着人编的。”

      我回头,千羽今日穿着红底黄纹的云衫,在一片璀璨里微微笑着。

      想来近日定是忧思过度,我的心竟失了节奏,砰砰不停。

      龙宫突然骚乱不已,我回神,连忙去看。

      “千洛!”

      本该抱得美人归的千洛,却半身是血,一时不知道是伤在哪里,缓缓倒地。不远处有个人肢体破碎,眼看就要魂飞魄散。

      千洛定是与那人换了一招,竟弄到两败俱伤。

      怎么回事?我心慌意乱得厉害,人流杂乱,想上前却被推得更远,沐紫沉着护住千洛心脉,我怔怔看着,发现自己什么都做不了。

      眼睛忽然被温热的大手罩住,千羽在身后悠悠叹了口气:“该来的终于来了,千洛他没事,流珠乖,别慌。”

      千洛的伤势不重,伤口却被打进了剧毒,所幸沐紫主司医药,总算有惊无险,他还需沉睡一阵就可以痊愈,只是今日之事更像是山雨之前的狂风,让人惴惴不安。

      千羽安置好宾客就不见了踪影,龙宫一下子似乎静的可怕。

      当年龙蛟争雄,义父帅军于大溪重创蛟族,蛟族从此销声匿迹,不过百年时间,这段冤孽怕是又寻上门来。

      “报!不明大军于大溪直进龙宫!”

      刺耳的军报突然炸响,龙宫霎时又炸开,千洛未醒,群龙无首。

      我咬咬牙站出来,再寻不到千羽,便由我来死守龙宫。

      “世人都道,龙族二皇子生性顽劣,不思进取,无可救药。可流珠,你看看披上战甲的我是不是飒爽极了?”

      千羽惯常从我背后冒出来,他身披重铠,神采飞扬。

      “蛟族族人所剩无几,想要复仇,只有奇袭一途。哥哥在明,防不胜防,我们便商讨,由我装作纨绔公子哥儿,放松他们的警惕,也算留个后手。整日里吃喝玩乐着实痛快了几年,如今要做正事倒有些舍不得。”

      “混蛋!我们三个一起长大,这件事情,为何瞒我?”我愤怒不已。

      千羽忽然深深望进我的眼里,他笑容未减,语调却认真:“因为啊,我想捍卫你的快乐。”

      千羽出征在即,我却不安极了,于是便拖他去龟爷那里卜卦。

      “龟爷,此次出征,情况如何?”千羽啃个梨子,问得漫不经心。

      龟爷点点头:“大捷。”

      “管家婆,这下子总该放心了吧。”

      我不理:“龟爷,那千羽的安危呢?”

      龟爷缓缓摇头:“九死一生。”

      我心揪紧,言语不出,千羽恍若未闻,继续吃他的梨子。

      “龙千羽,你给我正经一点!”我紧张极了。

      “流珠放心,我定不会死,倘若我死了,谁来娶你这又傻又固执的姑娘啊?”千羽塞给我样东西,一个纵身,翻出我的视线:“喏,这个给你,等我凯旋,等我回家。”

      千羽出征后的第一百三十二天,我独自握着他塞给我的东西发呆。

      那是一颗明珠,与我本属同源。

      沐紫告诉我,当初千羽千洛出门遇险,两人九死一生,千羽更是伤的极重,鲜血横流,性命垂危。

      而我受了他一丝仙血,一步登仙,宝光反哺,弥合了千羽的伤口,救下他的性命,剩下的便凝成了这颗明珠。

      我爱上了千洛,千羽便不曾把这一切说出口,倘若我们成为眷属,他也会祝福。

      如今千洛成婚,他便等着,直到我忘了千洛,直到我爱上他。

      整日里说我傻,也不知道谁才是最大的傻瓜。

      捷报早早传来一月,千羽的消息却半分也没听见,千洛已经开始主事,一切似乎也回归正常,大家心中的担忧却一天胜似一天。

      “报!千羽将军回程遇袭,只怕……”我听着新来的军报,心里一痛,晕了过去。

      “臭千羽,又欺负人!”小小的我被千羽揪歪了辫子,气急败坏。

      “哈哈,变丑了,就不能嫁给别人,只好嫁给我啦!”千羽得意洋洋。

      “谁要嫁给你,我要做千洛的新娘。”

      “嫁给我!”

      “做千洛的新娘!”

      ……

      悠长悠长的梦,一下子回到了小时候那无忧无虑的日子,让我当真希望能长睡不醒。

      我自欺欺人的闭着眼睛,任凭眼泪滑落。

      “是谁惹得流珠伤心了?说出来,哥哥我替你报仇。”

      玩世不恭的声音突然出现在耳畔,我猛地睁开眼睛,看到了那个熟悉的人。

      “你怎么……”我欲言又止,怕是一场梦中之梦。

      “怎么活着?我当然活着。我差人回来传话,路上遇袭,只怕要晚回来几日。听说报信人话还没说完,你便晕了过去,流珠你还真……”

      我看着那个与千洛相似的脸庞眉飞色舞地说着什么,终于明白。

      原来,这就是镜子的意义。

      我狠狠抱过去,打断千羽的话:“我爱你。”

      “你说什么?”千羽的声音充满笑意。

      “我说我爱你。”

    • 0
    • 0
    • 0
    • 122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古朴APP
      携手让汉服成为一种流行的生活方式
      Android版本下载
    • 做任务
    • 发表内容
    • 汉服发型 古风图片 汉服图片 app下载 汉服美女 古风头像 汉服写真 古风网名 汉服文化 古风名字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加入我们 |用户协议 |隐私政策 |版权保护 |意见反馈

      © 2021 古朴网   网站地图   黔ICP备20002320号-1 贵公网安备 5201030200072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