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查看作者
    • 墨魂

      你知道吗,为了你,我藏在一幅画里。辗转了千年,但是,我不后悔。

      是谁,一袭青衫,执一卷墨画,踏入一场如画烟雨;是谁,遗忘了那把油纸伞,来不及躲避,碎了江南的雨蔓延了全身;是谁,铺开素纸,细细点墨,演绎一世情牵;是谁,执着一生,携一份哀怨跨越千年。

      ......

      (上)

      传说,那是个雨碎江南的季节,一位少女,着一素装,独自一人漫步在幽静的小巷。扶着青砖,感叹世事沉浮,忘记走了多久,扶过了多少青砖,指尖似乎有些许痛感。终于踏出小巷,走在更为宽阔的道路上,此时,一场雨毫无预兆地下了起来,这雨已下了足足一月,今日只停了片刻,便又继续雨打江南。少女并未带雨具,依稀记得桥的那头有座亭子,于是快步向前跑去。

      少女跑进了亭子里,纷乱的发丝,垂在了眼前,正用手整理着,一阵急匆匆却又清脆的脚步声响起,少女回头一看,是位跟自己年龄相仿的翩翩少年,也定是未带雨具,来这儿躲雨。少年见到到自己身旁站着一位女子,顿时有些不好意思,一直低着头整理自己的物品。

      虽被雨淋湿,浑身任是散发着一股清秀,看他手里的画以及笔墨,心想少年应该是在此处画画,谁知老天却突然下起了雨。少年慢慢展开一幅画,画还未完成,幸好裹在衣服里并未全湿,少年仔细的擦拭着,眉头紧锁,还是湿了一点啊。少女瞥了一眼,见画得极其精致,栩栩如生,又瞥了一眼少年,看着他蹙起的双眉,顿时失去了女儿家应有的矜持,不由自主地竟拿出了自己的手绢,对少年说道:“用这个擦擦吧!”

      声音如黄莺般婉转,少年这时才抬起头,少女这才发觉自己唐突了,刚刚是怎么了,怎么会拿出手绢递给这个陌生男子。本想回避,却在四目相对间再一次失去了心神,径直站在那儿,少年亦是如此,眼前的女子淡扫峨眉,双瞳剪水,一时间不知所措,愕然片刻后,接过了少女手中的手绢,并道了谢。

      少年用手绢仔细擦着画,一边的少女继续看着,她似乎很是欣赏这幅画。

      “姑娘,小生元墨卿,是来此作画,看姑娘似乎也喜欢”少年再一次开口,恭敬有礼。

      少女这才缓过神来,“我叫青霜,今日幸会元公子,对于画画,小女子虽不懂,但也有些喜爱,看公子画技非凡,今日真是开了眼界。”

      “姑娘过奖了,不敢当”说着,将手绢递给了青霜。

      “真是多谢姑娘”又再次道了谢。

      雨依旧下着,两人便坐下聊了起来,气氛已缓和了不少,似乎,这场雨是专门为了这两个年轻人而下,一直到了夕阳西下,天边露出一抹橘色光晕时,雨才慢慢停了下来。时候不早,两人只得告别,临别前夕,约定明日正午来此,元墨专门为青霜画一幅丹青。

      不知那天晚上,两人是如何度过,青霜辗转反侧,只要一想到元墨卿便心如鹿撞,她不明白自己这是怎么了。她只想着,明日就可以再见到他,他还要为自己画一幅画,盼望着第二天赶紧到来。

      是日,天气格外的好,青霜带着满心欢喜,在衣柜挑着自己的衣服,试了一件又一件。并且在云鬓上插上了笈笄那年,母亲送自己的发簪。未至正午便来到了约好的地点,而元墨竟早就在那儿等着自己了。

      “你来了”元墨卿看到了青霜正向他走来,起身微笑着说道。

      青霜也微微一笑,点头示意。

      “那你先稍微休息一下,等我研好墨,铺好纸就可以为你作画了”看着元墨卿温柔体贴的样子,青霜心里却有些的紧张,紧张中又带着甜蜜。

      须臾,墨卿准备好,示意青霜端坐,正式为青霜作画。手提起笔,细细地描画,墨卿抬头时,青霜羞涩地回避,在墨卿低头绘画时,青霜便直直看着墨卿。又是日暮西山,画终于完成,青霜走到墨卿身边,看着画中的自己,心悦不已,这画中人真是比本人更多了一份美丽。偷偷看了墨卿一眼,发现额上有着豆大的汗珠,于是拿出手绢为他擦拭,也不管这样做有何不妥。

      从那时起,两人便一直来这儿见面,墨卿还教青霜画画,那一段日子,只羡鸳鸯不羡仙。两颗年轻的心,紧紧地绑在了一起。

      君可知,在与你相遇的那一刻,我便注定今生等待只为你?

      然而,美好的事物来得快,去得也快。如花美眷,终抵不过似水流年,雨打梨花深闭门,浮世中,多得是身不由己。只一年,墨卿便要离去,他要去考取功名。

      是啊,他才华横溢,又怎甘心不入仕途,终生只寄情于山水。

      何处合成愁,离人心上秋。念柳外青骢别后,水边红袂分时,怆然暗惊。他许诺,明年定会回来此处,娶她为妻。她亦坚定的说道:“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君可知,在你为我描绘丹青时,在你为我点上双眸时,我愿意等你,一直等。

      (下)

      坐在窗前,眼前的景物慢慢浸没在黑夜里,白日里的耀眼仿佛只在梦中。妆台上积满了明显的一层灰,自从墨卿走后,青霜便无心打扮,女为悦己者容,封锁的妆奁里不知放着曾经怎样夺目的饰物。望着墙上挂着的画像,便想起了当日墨卿作画时的神情。分别时,墨卿拒绝带上这幅画,原因是不想看着画像伤心,“霜绡虽似当时态,争奈娇波不顾人。”

      “都快一年了,他还好吗?”青霜在心里默默念着,这段时间一个人孤孤单单,不知是如何度过,只盼望着他能早点回来。

      多少夜,独上高楼望断天涯路。

      多少恨,泪珠无限倚栏杆。

      哀不语,意托明月,斜光到晓郎边去。

      那边,荣登魁首,穿蟒袍,系玉带。

      那边,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

      那边,丝竹管弦,觥筹交错,人声鼎沸,恍如白昼。

      江南杭州人氏元墨卿高中状元,宰相设宴,宴请状元及其他进士。如此热闹的场景下,藏着一刻安静却也急躁的心。

      “明日我就即刻启程回乡,青霜,你等我”这样想着,似乎忘却了身边的喧闹。

      然而上天是如此地悭吝,悭吝到连这个简简单单的想象都要在瞬间抹灭。席间,宰相竟提出要将自己年方妙龄,待字闺中的小女儿许给墨卿。墨卿年纪轻轻便有如此才华,前途无量,这让宰相很是欣赏,这样的人才,自然是要笼络。

      墨卿先是一惊,但随后立马拒绝。

      当时,可否想过属于你的灾难即将到来。墨卿当众拒绝宰相,让宰相看到了他的孤傲,恐怕迟早会成为自己的心腹大患,所以在皇上面前煽风点火,将墨卿改任到山西。这是个不毛之地,名为上任,实为贬谪。

      那边,她常常独自一人来到相约的凉亭,直到暮色西沉,方才离去。

      那边,她双手合十,默默祈祷,清风拂过发端,吹不散眉弯。

      那边,她还未知,他正骑着马,艰难的行在路上。

      不知走了多久,才到达了上任的地方。若与三秋桂子,十里荷花的江南作比,说它是人间地狱也不为过。没过多久,墨卿便染上了重病。加之思念青霜,病情一日日加重。

      那天,窗外的雨依旧下着,伴随着凛冽的风。窗台上放置着一首首思念青霜写下的诗稿,他已知道,宰相早就派人阻断了他的信,让他一个人生活在这个漆黑的天地间。

      “青霜,你还好吗?原谅我,无法在你身边陪伴你”想到这,墨卿哀恸不已,他明白自己的病情,已无回天之力。突然,一口气接不上来,胸口一闷,吐出了一口鲜血,顿时人就迷迷糊糊。

      “青霜,是,是你吗?”眼前忽然出现一个人影,慢慢转身,那样熟悉的眉眼,对着病榻上的他微笑。

      “青霜,真的是你”墨卿一下子激动起来,伸着双臂,她依旧站在那儿,对着自己微笑。仅剩最后一口气的墨卿,已分不清虚实,终于,他倒下了,再也不会起来。或许,一个人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就会看见这辈子最爱的人吧!

      天上陨落了一颗星星,不知她是否看到了。楼台多少又转几度日月星辰,梦里几经逢君醒来依旧空垂泪,无情明月空照断肠楼。一年,两年...十里长亭,望眼欲穿,终是没有等到那个熟悉的身影。

      那一天,她也闭上了双眼。

      “不,我不要离开这,墨卿,我只想再见你一面,只是一面而已啊”

      强烈的欲望使她不顾一切,久久凝望着挂在墙上的画,身子突然变得很轻,轻的就像生了翅膀一样可以腾空跃起。于是,她走进了那幅画里,合着墨迹,湮灭了如花的容颜。

      听说,在午夜时分,望江亭周围总会刮起一阵微风,仔细一听,只是一片寂静。

      听说,有行夜的人常常能看到一个瘦弱的身影,仔细一看,却什么也没有。

      青霜的魂魄留在了人世间,每晚都去约会的凉亭,不为别的,只为能再见到墨卿。就这么,过了几百年,画像几经辗转,被放置在了一所博物馆里,静静地挂在玻璃窗里,淡看人世浮华。博物馆门前车水马龙,每天来观看的人络绎不绝。直到一天,一个俊朗的男子走进了博物馆里,驻足于画前,觉得画上女子似曾相识,内心突泛起一阵哀伤,莫名其妙的便泪流满面,接着画中人也开始流泪, 直到整幅画被泪水浸湿, 画中人的模样越来越模糊 最后只剩一滩墨迹...

      原曲:墨魂

      作曲:董贞

      作词:董贞/星堂思璇

      演唱:董贞

      专辑:贞江湖

      (这篇小说是看了贞姐原创歌曲墨魂的文案后有感而发写下的,首发于百度贴吧董贞吧,ID景幻潇湘)

    • 0
    • 0
    • 0
    • 75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做任务
    • 发表内容
    • 在这里发现古风趣事,分享古风生活...
    •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