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查看作者
    • 若有来世,不坐仙山不坐禅

      若有来世,不坐仙山不坐禅
      图片发自简书App

      在大乱后的第十天,女子来到了黄泉。

      “他说,来世,定会骑白马,披红褂,像当年那样来接我。”

      地藏王守在黄泉,无喜无悲。

      “大闹三途川,私倒孟婆汤,可曾为你换来你所想要的?”

      女子恍神了许久。

      “一切随缘,能得自在。”

      1

      苍山,白雪,低庵。

      枝头,黑鸦,叫蝉。

      我叫无心,是个法师,此次特奉师之命下山为民除害,定要降了那作恶多端的妖魔鬼怪。

      临行师傅曾告诫于我,五月落白雪,腊寒卧叫蝉,天下将乱矣,下山时切不可踏足禁区之地。

      弟子无能,一直谨遵师命,但眼下天色将黑,若是今夜耽搁还不知有多少无辜百姓将要丧命魔爪。

      我想起禁区之地,听同院的师兄说那里可以直达山下。

      佛祖说普度众生,我也是心存善念为了早点解救百姓于苦海之中,想来师傅不会怪罪于我。

      禁区风大,放眼望去是片辽阔草原,风中掺杂着迷香,令人神魂颠倒。

      空气中的迷香我很是熟悉,寺庙长燃的麝香便是这个气味,师傅总会在清晨时分点上一块,在气氲中凝望着禁区不言不语。

      麝香会让人时刻处在一个清醒的状态,我顺着香气逐渐深入禁区。

      我打量着面前的花海失了神,浓郁的香味充斥着脑袋,这哪里是禁区,明明就是片鲜有人知的世外桃源。

      怪不得师傅千叮万嘱让我莫入禁区,定是怕徒弟心智薄弱沉迷于这花花世界耽搁了拯救苍生的正事。

      “呐!你这小和尚好不要脸!”

      话音刚落,花海中骤然跳出一个人影。

      “敢问姑娘所言何意?”

      我向那位女子施了一礼。

      “你这小和尚倒也可笑,就凭你也想要拯救苍生?”

      “不止是小僧,还有千千万万的江湖中人。”

      “呸!姑奶奶这辈子最恶心你们这群伪君子,整日叫嚣装出一副义薄云天样子!”

      “降妖除魔是天下大事,我等应该竭力支持才是,姑娘若不贡献一份绵薄之力倒也罢了,但实属不该辱我佛门。”

      “少废话,你们没有一个好东西!”

      女子双手突然闪烁光辉,这个时候不远处却跑来了一只蓝色的山鹿。

      女子见山鹿来到跟前收回了法力,蹲在山鹿旁边似乎在低头呢喃着什么。

      “你也是江湖中人,何不跟小僧前去解救苍生?”

      “要我说你这小和尚也真奇怪,姑奶奶为什么要跟你去解救苍生?”

      “山下群魔乱舞民不聊生,我等前去便是为了降妖除魔还民朗朗太平天。”

      “为什么要降妖除魔?”

      “妖魔自古以来都是威胁百姓存在。”

      “可有的妖魔并不威胁百姓。”

      “师傅说没有妖魔不威胁百姓的。”

      “嗷呜……”

      那只蓝色的山鹿突然哀嚎了一声。

      “你师父当真这般说法?”

      女子冷冰冰地望着我。

      “人妖殊途,人是不可能跟妖和平相处的。人间就是人间,是不可能改为妖间的。”

      “并不是所有的妖都是坏的,同人一样不是所有的人都是好的。”

      “可小僧身边的人都是好的,师傅,诸位师兄,还有姑娘你。”

      “你真的觉得我是好人?”

      “师傅说过,只要不欺凌弱小生灵的都是好人。”

      “有的妖也不欺凌弱小生灵。”

      “没有妖是不欺凌弱小生灵的,如果有就不是妖,那是天上的仙人。”

      “你这小和尚倒也有些意思,但仅凭你一人是对付不了众多妖魔的。”

      “小僧说过,还有千千万万的江湖中人,比如姑娘你。”

      “没想到佛门也有你这般花花肠子之人。”

      我笑而不语,师傅说过,只要一心为民,不管犯多大的错佛祖都会原谅你的。

      一心向佛,何来罪恶?

      “还有,姑奶奶我叫鹿斩情。”

      “那它呢?”

      我指着山鹿问道。

      “鹿凌仙,我唯一的亲人。”

      鹿斩情望着怀中的山鹿语气顿时软了下来。

      “小僧无心,此后还望多多关照。”

      我又施了一礼。

      “无心无心,一听名字就知道是个负心之人。”

      “姑娘说笑了,修行不问姻缘,脱离苦海衡山,既入佛门便要先斩三千烦恼丝,而三千烦恼丝中情字一丝更是要斩的干干净净。”

      “那要是斩不断呢?”

      “斩不断……”

      我望着天边想起了师傅,修行至今已有百载,遁入空门多年可还是没能斩断情丝。

      自古情字系两头,哪有一人说斩留?

      鹿斩情带我来到山下,昔日热闹的村落如今只剩得断壁残垣,地上躺尸无数,有百姓也有妖魔,有厮杀也有陨落。

      不远处几只虎妖啃食着百姓的遗体,见得我二人上前都是两眼放光。

      “收!”

      我大喝一声把虎妖收进锁妖壶中。

      “它们会不会死?”

      鹿斩情眉宇间有些哀伤。

      “不会,待我送到寺里锁妖塔镇压它们个几百载。”

      说着我开始加入人妖混战中,鹿斩情抱着山鹿在一旁观看。

      “小心!”

      一只蛇妖张着血盆大口向鹿斩情吞了过去。

      被众妖相缠我无法脱身,喘息间一道灵符打了过去,那只蛇妖不甘地嘶吼一声随后永远地睡去。

      “滚开!”

      鹿斩情的声音中有丝愤怒,紧接一道疾风向我打了过来,我顺势一躲后面的妖魔被鞭子击中瞬间化为齑粉。

      “多谢姑娘救命之恩。”

      我一边躲闪众妖的攻击一边施礼。

      “你这个呆和尚。”

      鹿斩情一边说一边挥舞着手中的长鞭,所到之处众妖无不魂飞魄散。

      “师傅说万物皆有因果,我若不言谢就是否认了你的因,也否认了我的果。”

      “那你师傅有没有说过,有因必有果,当初自己种下的因,日后要别人替他承担起果?”

      “什么?”

      双方交战愈发激烈,鹿斩情的话湮没在兵戈相交声中。

      这时山上突然传来此起彼伏的嘶吼,震耳欲聋,整片山林都在颤抖。

      旁边一只小妖趁机偷袭一名胖道士,时间仓促来不及我阻止。

      胖道士明显有些吃力,额头冒出一层细汗,眼见小妖一掌袭来却无能为力。

      就在小妖白森森的骨爪将要插进胖道士的心口时,谁知胖道士一把提起地上的受伤男子挡在了自己胸前。

      男子喷出一口鲜血,随后头一歪就此殒命。

      一旁几个百姓被这血腥的一幕吓得哇哇大叫,一个孩子泪眼婆娑地呼喊着他已逝的爹爹。

      “阿弥陀佛,我佛慈悲。”

      我对着死不瞑目的男子施了一礼。

      “畜生!”

      鹿斩情把长鞭一甩转向胖道士,没想到胖道士有着些许蛮力竟然能够与之抗衡一二。

      众人皆被激起了血性,一盏茶的功夫打的妖军溃退。

      好景不长,山上的嘶吼声愈发接近,直到一束光向我们驶来!

      那一刻来不及多说,众人都被刺眼的光芒给惊呆了,鹿斩情的动作也一下呆滞不少。

      我别无他法,只能以身相博,任由那束光击打在我身上。

      朦胧中我好似看到了天地起源,一片漆黑笼罩的大地。

      我醒来的时候身在禁区,鹿斩情红着眼睛靠在我的身边,而那只蓝色的山鹿却不知所踪。

      “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鹿斩情断断续续说了起来。

      “从前有一个小和尚路过这里,在这里他认识了一位女子。小和尚整天说自己要去解救苍生,问女子愿不愿意陪他前去。”

      “那小和尚哪里知道,他们相处这几天女子早就把他当成了夫君。夫君既然要去解救苍生,她一个妇道人家自然是陪同而去。”

      “可是小和尚不幸被妖怪重伤,生死垂危。女子为了救他想尽了一切办法,甚至不惜散尽百年妖力为他续命。”

      “女子是妖,他是法师,如同水跟火相融一般是不会有好结果的。可女子还是忍不住靠近他,因为在她一个人的时候小和尚也曾这样靠近自己。”

      “可是小和尚知道女子是妖后退缩了,尽管他也曾想过还俗。女子是妖更让他坚信人妖殊途,于是他便想着要斩三千烦恼丝,尤其是情丝。”

      鹿斩情讲完后沉默了好长一段时间。

      “这是个凄惨的故事。”

      “是挺凄惨的,据说曾经的那个小和尚到了如今还没能斩断情丝。”

      “女子伤心绝顶回到这里,在这里她遇见了一只幼鹿。女子本是蓝色山鹿修炼成精,于是便把那只幼鹿当做孩子一样呵护,直到幼鹿长大后可以随意变幻人形时,她却因为岁月的蹉跎变回原形再也不能做回曾经那个女子了。”

      “所以人妖注定殊途。”

      “妖并不都是坏的,例如那个女子,人也不都是好的,就像那个胖道士。”

      鹿凌仙死了,那只蓝色的山鹿死了。

      鹿凌仙死的那天师傅近百年来第一次下山,他凭借一己之力把这座山周围的妖魔都给收了个干干净净。

      此后我再也没见过师傅,听长老们说师傅云游四方去了,带着那只死去的山鹿云游四方去了。

      直到多年以后我当上了师傅,有了自己的徒弟,三千烦恼丝我已斩了两千九九之数,只有最后一根情丝却怎么都斩不了。

      “徒儿,定要记住此番下山莫从禁区行走。”

      我再三嘱咐徒弟,如同当年师傅再三嘱咐我一般。

      “知道了师傅。”

      徒弟向我吐了吐舌头。

      师傅走的时候留有书信一副,信上仅有十二字:

      无心亦是有心,有心却也无心。

      “师傅师傅,对不起,徒儿去了禁区,在里面遇见了一位女子,她说她叫鹿岁安。”

      “然后呢?”

      “她说我佛门多是负心之人,徒儿不喜便与她争执几句,却不曾想到被她打了回来。”

      三个和尚,一个无靖,一个无心,一个无卿。

      三个女子,一个鹿凌仙,一个鹿斩情,一个鹿岁安。

      因果是一个人的不能两个人承担,情丝是两个人的不能一个人说了算。

      “那她的周围有没有其他人?”

      “没有,就她的怀里抱着一只山鹿。”

      还好,不晚……

      世间文字八万个;

      唯有情字最伤人;

      我有三千烦恼丝;

      最数情丝理不得;

      苍山雪呼啸;

      禁区有一妖;

      常言佛家无情辈;

      哪听和尚思女娇;

      若有来世;

      不坐仙山不坐禅;

      云雨入禅房;

      情深卧鸳鸯;

      斩情当天日;

      哭花美娇娘;

      你眼前的我是红尘万丈;

      我眼里的你是化外一方;

      若;

      你跳的出去;

      且安心做你的和尚;

      我只记取你当初的模样;

      白衣胜雪;

      才冠三梁;

      若;

      跳不出去;

      亲爱的;

      请和我于红尘里相爱一场;

      醉笑陪君三万场;

      不诉离觞;

    • 0
    • 0
    • 0
    • 128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古朴APP
      携手让汉服成为一种流行的生活方式
      Android版本下载
    • 做任务
    • 发表内容
    • 汉服发型 古风图片 汉服图片 app下载 汉服美女 古风头像 汉服写真 古风网名 汉服文化 古风名字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加入我们 |用户协议 |隐私政策 |版权保护 |意见反馈

      © 2021 古朴网   网站地图   黔ICP备20002320号-1 贵公网安备 5201030200072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