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查看作者
    • 夜深忽梦少年事

      夜深忽梦少年事
      剑雨浮生里的一段往事

      “我救下你是对你心存不忍,可不救你也是不给自己添麻烦。既刻意留你,你便唤我一声大哥,天涯苦旅,相携相往,我自会护你平安!”

      他空洞的眼凄怜地望着我,嘴角扯出一抹淡笑,配着他被划花的脸,显得可怖。他只对我作了无声的嘴型:“大哥”。

      闻言,我也自家破人亡的悲恸中扬了扬嘴角,想到被活埋窒息,等不来我去救的二弟,旋即心尖钝痛,嘴上的弧度再也挂不住,重重落下。一场恰到好处的雨,倾盆而来,正好掩了泪水交错。

      一间荒颓废置的屋,一堆哧然作响的火。两个少年郎,各据一处,以自己的方式闭目休息。

      夜深得似稠墨浓得晕染不开,人静得细微虫鸣也清晰可闻。

      我低头瞅着自己粗略包扎渗着梅花血的手心,又瞅了瞅另据一处踡身而眠,发出梦呓的少年,为了挡住那人砍向他的刀,我用手生生接住了锋利刀面,幸得未伤及骨。只是因为他同弟弟一般大,穿了件同样蓝的衣服,令我动了恻隐之心。

      这大概是爱屋及乌。

      他的右脸被划了一条狭长的口子,结着暗红的痂,似划了一些日子。天底下的人俱有喜美憎丑的通病,我也不例外。

      阳光的正午,我带着他去农人的林园偷苹果,被发现了,险被逮住,也抖掉了一些苹果,遭了难听入耳的脏骂。

      一场惊险的荒乱逃脱后,我们大汗淋漓地坐在石头上爽歪歪地啃苹果。

      然后捡到了一匹小驴,啃着我没吃干净的苹果。他难得发出了除了梦呓和喘息之外的声音,从干净却旧了的衣服里取出一个完好的苹果喂给小驴:“吃吧”。声音带着少年人的细亮,却很好听,就如同他的左脸也很好看一样。

      我瞅准机会问他的名字:“你叫什么?”

      他没有看向我,干巴巴地说:“李灵淮”。

      我也干巴巴地回道:“我,胡定青”。

      闻言他呆了半晌,脸色困惑地盯住我的脸道:“你可有姓名同音的姐妹?”

      我一口否决道了没有。

      他仍不死心,又追问:“表姐妹,堂姐妹呢?”

      我照旧否决了!

                                          关于弟弟,梦里常常是他哭得扭曲的脸和模糊的身形轮廓。我想,我总有一天会是一个只记得有位弟弟,却忘了他模样的阿姐。

      云阳大殿内,一位身形雍肿的华服中年男子负手而立,身后跪着一名将头压得过低的玄衣青年男。

      华服男子发出沉稳“人找到了么?”

      玄衣青年声色暗哑回道:“还没有,胡氏满门已证实无人生还。”

      华服男子闻言,饶有兴趣地道:“那你可猜出是何人有这般本事屠了胡氏?”他冷哼了一声,继续:“若不是家里藏掖着宝,也不致遭人惦记灭了门。”语气尽含轻蔑。

      玄衣青年一脸阴沉地抬起头,双目望着华服男子的后背,似要用眼在他背上戳出个血淋淋的洞,却稳声回道:“当是流北楼氏家族惦记着。”

      华服男子赞许地浑身肉颤发出了的咯咯笑声,屏退了他。

      朝阳徐升,晨露未晞,我俩正牵着毛驴缓慢行于乡野路间。身后由远及近地发出杂乱繁杂的马蹄声,我闻声转了身去瞧,大概四五十人,衣饰发束也一模一样,从上至下一身黑,交领、袖囗上还绣着烫金云纹,据爷判定,是南越云氏弟子。

      我扯了扯李灵淮的衣角,同他牵着毛驴避到了路边及膝的草丛里,便压低着头。

      策马而来的众人扬起了不少灰尘,他们路过时,感觉当中有一人紧紧盯着我,我下意识抬了头。

      不幸同他对视了,尔后勿然低敛了头。心下虽惊,却想,我灰头黑脸的又扮的男子,他也不见得能认出。

      云灵淮,胡定青。李姓是母姓,李菁兰,明岳李氏。胡定青,扶苏胡氏。

      待一行人马蹄声渐远,我长吁一口气,牵了驴又上了道,却发现李灵淮还低着脑袋使劲瞅着草里,身形还颤悠悠地,我挑眉扬声对他道:“小弟,为何不跟紧你大锅的步伐?”

      未等他回答,我便上路了。

      当我们终于寻到一处柳暗花明的小镇,我牵着驴对着七月毒辣的阳光猥琐地笑了,那种感觉也是切肤之痛!

      住了间不是黑店的店,仔细盘算着我二人的财产,嗯,不多,但撑得过五六日,五六日后,该如何呢?

      掐灯睡下后,黑暗铺天盖地袭来,然而我睡不着,因为入了梦便是尸休铸就的人间炼狱。

      “大哥,我可以抱你么?”黑暗里,躺在身侧的李灵淮,压低声音小心翼翼地道。

      “唔,可以。”

      闻言,他立马凑近,拥着我。静静地,別无他话。

      然后悲剧发生了,他的手搁在了不该搁的地方。正值发育阶段的我熄灯前顺手取下了磨人的缚胸带。

      他不知死活地捏了一把,尔后嗓音颤颤地问:“大哥,你的胸比我的大好多。”

      黑暗中的我脸爆红,粗暴地拎开了他的手,努力平静下来。

      “大哥爱吃鸡胸,吃哪补哪,所以…..”语毕,我似生无可恋了!

      他哦了一声又道“那我以后不吃鸡胸了!”

      放心,大哥这辈子啥胸都不吃了!!!!!

      天蒙亮,穿衣静坐。窗外雷声轰鸣,雨声潺潺。

    • 0
    • 0
    • 0
    • 136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古朴APP
      携手让汉服成为一种流行的生活方式
      Android版本下载
    • 做任务
    • 发表内容
    • 汉服发型 古风图片 汉服图片 app下载 汉服美女 古风头像 汉服写真 古风网名 汉服文化 古风名字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加入我们 |用户协议 |隐私政策 |版权保护 |意见反馈

      © 2021 古朴网   网站地图   黔ICP备20002320号-1 贵公网安备 5201030200072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