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查看作者
    • 岁月忽已晚(三)妓子&将军(高虐)

      萧飒大婚那天,花轿满城地吹吹打打,撒下的喜糖碌碌滚到虞晚脚边。

      她瞧了一眼笑了笑,仰头猛灌烈酒,挂着两坨红云,摔了杯盏大声嚷道:“老板,这酒苦彻了心肝!”饶是醉意熏熏,一举一动皆风情。

      喊罢仰头对着酒壶胡饮,有人过来搭讪也来者不拒,嬉笑着同人胡言乱语。直到春姨带着几个姐妹前来找人,她毫无形象地抱着酒桌耍酒疯,发钗歪斜,衣衫零落,大声喊着“我不回去”。

      看得春姨连同姐姐们都红了眼,忽而从人群后窜出一丫头伏倒在虞晚膝头,带着哭腔喊出一句:“萧将军一早就进宫面圣,说边关战事吃紧,天下未平无以家为,请缨往前线去了,今日迎亲的根本不是他!”虞晚猛地顿住,死死盯住她。

      “将军每次来我房中都仅仅只是歇息,还给我一笔钱让我不要告诉姐姐你,将军府本就对倚魅阁虎视眈眈,这一切都是为了保护姐姐啊……”绿柚扯扯虞晚的衣袖哭道,“听说北方强虏来势汹汹,已经一连攻下好几座城池,将军会不会……”她说不下去,众人皆是垂泪。

      虞晚猩红了双眼呆坐了半晌,突然揪住春姨的衣袖,双眼噙满了泪似有千言万语。春姨一怔,等到领会过来只道出半句:“边关苦寒——”

      就见虞晚奔向院中拴着的一匹马,翻身骑了上去,不顾身后姐妹们的呼喊,一马扬鞭。


      萧飒入营为将,军中上下像服下定心丸。

      七年前他初来乍到,单骑闯入敌阵,一杆长枪茹毛饮血,一声怒吼吓得敌军守将险些掉下马背。后七年,边关平安无事,百姓爱戴、众将归心。

      却不想他前脚刚走,后脚敌人就卷土重来。对方七年的暗度陈仓,己方措手不及,战事一连两月节节败退,大小郡县被占。突厥手段狠辣野蛮,烧杀淫掠无恶不作,百姓流离失所苦不堪言。

      萧飒接下重担,不眠不休思索对策,堪堪将战况拉平。敌方撤退,副将提议稍稍庆功以鼓舞士气。

      入夜燃起篝火,将士们举杯畅饮,气氛高涨。

      萧飒闷头喝酒,心思只在战事上。忽而听到口哨声此起彼伏,抬头一看,原来是营中的美人前来献舞。

      笙歌四起,美人们身着彩衣踏月而舞,为首的领舞以水袖掩面,舞姿曼妙魅惑生姿。鼓点铿锵,水袖飞天,她回身下腰,目光直直对上正中席位的视线。

      砰——手边的酒杯应声翻倒。

      顷刻间,将士们眼见自家首领突然从席位上站起来,疾步走向那名领舞的绝色美人,一把将人扛在了肩头,回身进了帐篷。

      席间爆发出一阵掌声和起哄声。美人涨红了脸捶着人反抗,萧飒将人放到床边却一把捏住了对方的下巴,几夜未眠的双眼布满血丝,压着一股火气质问:“你来做甚?!”

      下巴尖被捏得生疼,虞晚挑眉看向别处:

      “我想你了。”

      什…?萧飒一时有些发懵,胸中一团火顿时被浇了个灭。

      虞晚将人脱了力的手拍开,利索地甩了绣花鞋爬上床坐好,将头发一撩,一脸的理直气壮:“我来看我男人,不可以吗?”

      萧飒站在原地,一时间情绪翻涌不知道该做何表情。好半天艰难开口,声线较几秒前软了几个度:“不是说,要等那陈公子回来娶你么?”

      虞晚瞧着他,“扑哧”一声笑开来:“没有什么陈公子。”只不过是知道他要娶别人,她想知道自己还能不能让他不痛快而已。他们双双畏惧自己是被抛下的那一个,怕到了极点,于是相互试探,于是相互戳伤。现在她知道七年的等待都是值得的,奔向他,她义无反顾。

      烛花爆裂出轻响,虞晚再要开口,话语就被一个吻堵在了唇边。

      岁月忽已晚(三)妓子&将军(高虐)
      关注留仙国风小筑

      战事一胶着,便从秋打到了冬。

      囤积的粮草越吃越空,御寒装备不见供应,敌方援军却来了一批又一批,向朝廷送去的求援信如石沉大海。

      大小战役,萧飒必亲自出师以振军心,新伤覆旧伤,每每换药,都看得虞晚忍泪。

      立冬那日,宫里总算是来了人。

      密谈进行了很久。萧飒送走来使后,对一众将士露出久违的笑容,说粮草和装备已在筹备,很快就可以到。军心大振。

      但眼下的情况,已实属硬撑。

      那日将士们倾巢出征,后厨跑了一只羊。牛羊仅剩那么几头,事关将士们的性命,虞晚捋起袖子冲出去追,也不知追出去几里好容易扑住了羊,再抬首注意到周遭时,却已然被几个蛮虏团团围住。

      羊在手里猛烈挣扎着嘶叫,男人的脸上是赤裸的笑。


      虞晚还是活着回来了。

      冒着夜色,拖着身躯。

      掀开帐帘进去的时候,萧飒背着身双手撑在桌案上,闻得动静猛一回身,虞晚衣衫残破面色苍白的模样便撞入了他的眼帘。

      虞晚站在离他一丈之远的地方,动了动干涸的唇:“我……”

      “你滚吧。”萧飒打断。

      虞晚彻底在原地怔住了。她想问为什么,才发觉之前嘶喊得太拼命,喉咙疼得厉害,伤了个彻底。

      “这里是军营不是妓院。既然倚魅阁才是你的归宿,你大可从哪儿来回哪儿去。我这儿不需要你,我也不想再看见你。”她听到萧飒如是说道。

      他站在那里高高在上,眼神里是她从不曾见过的漠然。

      “果然刻在骨子里的风骚,是怎么洗也洗不掉的。”

      指甲嵌进手心就快攥住血来,她充红着一双眼,转身,迈步,掀帘。

      此时此刻的痛,是任何皮肉之苦都无法比拟的,剖心之痛。

      她咬紧牙关,硬是没掉下一滴眼泪。

      岁月忽已晚(三)妓子&将军(高虐)
      关注公众号留仙国风小筑

      未完待续

      转载请私信

    • 0
    • 0
    • 0
    • 245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布
    • 任务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加入我们 |用户协议 |隐私政策 |版权保护 |意见反馈

      © 2021 古朴网   黔ICP备20002320号-1 贵公网安备 5201030200072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