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查看作者
    • 梦里桃花源

      在我还没意识到时,桃花运又开败了一轮。

      我躺在船上,看着交织的花瓣从我上方飞过,听着他们扑落在溪流中发出无声的轻叹,我从怀中掏出一根竹签,用手指捏着,竹签在阳光下衬出一小尊小小的黑色坐佛,与一个微微透亮的“驻”字。

      果然在那里驻不成吗?我暗叹。

      记得去年桃花还是像今年这样繁盛时,我在架船忙碌,从河中收起一网又一网鲜活的鱼,然后运到下游的武陵的市集上去卖,循环往复,周而复始。

      那天与往常并没有什么不一样,打鱼,卖鱼,一切正常,直到鱼快卖光时走来一个人,他神色匆匆,急急忙忙的选好几尾鱼后就付钱离开了,而我在点钱时,才发现那人在匆忙中给我的微薄鱼钱中,竟夹杂着一块儿指头大小的碎银,也许这点钱在达官贵人的眼中与石子无异,可是对我或是对我这样的人便太过贵重了。

      我不记得我是怎么回的家,只记得在路上用手不停的把它往怀里按,却又觉得烫手,而不愿触碰。回到家中,我那原本窄小的茅屋,不知为何宽阔了许多,好像……藏得下许多人。

      在一夜的不眠后,我在清早去了庙中,在佛前,战战兢兢的烧香求签。刺耳的佛号使我不敢多待,求出签后便匆匆离去。回家路上,我拿出那根签细看,虽认不得多少字,却也认识底部的那个“驻”。

      “驻?”让我在那里住下不成?

      我百思不得其解,直到那一天的误打误撞,让我一头扎进了那无边的桃花林,双手拂开一丛又一丛繁杂的花枝,脚下踩着一片又一片拂乱的落花,我像在一片粉红的迷雾中失去了方向,别无选择的走进了那个黝深的洞口,意想不到的走到了那片祥和的天地。

      这是……哪里……

      我跌跌撞撞的走着在平整的阡陌上,像有坎绊伴着我的脚步,空寂的大道上像有车马喧嚣,震撼着我的心灵。

      于是接下来的一切都顺理成章了:那里的人发现了我,他们诚实,勤劳,热情而好客,他们将我留住,这里多年未曾由外人来访,他们将我当成了不可多得的贵客,请我留宿,赴宴,痛饮,他们还告诉我这个地方的名字,一个十分完美的名字——桃花源。

      桃花源,桃花源,桃花源,我反复念叨着,然后,在一身酒气中酣酣睡去,我留了下来,分到了房屋和土地,像一个真正的桃花源人那样开始生活了。

      鱼美豚香,醇酒让我迷醉。

      后来的一天,在与往常一样的电影中,已经有些醉了的,我口齿不清的说了起那根引我来到这里的竹签,也说起了那块碎银,结果一夜之间所有的桃花源人都对我冷眼相待,我意识到酒后的失言,让这些本性纯朴的桃花源人对我产生了多大的厌恶,可我解释不清,我的房屋和田地变得逼仄,让人窒息,于是在一个明亮的夜晚,我贼似的逃离了这里,背后千家灯火注视着我。

      离开桃花源后,我来到了衙门,将此事报告给了县令,于是,县令立即决定派人前去搜寻,最后武陵人的惊讶,五武陵人的热议,武陵人的嘲笑通通化为了久寻无果后,县令口中的一声怒骂:“臭打鱼的!”

      从那以后,我就再也没去过桃花源,直到如今。

      我捏着竹签,想起自己后来想方设法寻到那个人,并把银子还给他,我微微笑了。弹指将竹签弹入流水,任它在落花的承载下被流水送去我再也看不到的地方。

      也许归根结底,桃花源都只是另一个我煞费苦心营造的一个梦境,在梦里另一个我给我的心打了一面镜子,让我醒来后能细细擦拭心上沾染上的尘埃。

      听说一个叫陶潜的先生将此事写成了一篇记,这很好,一支笔能表达的远比一张口要多得多。

      我在船上换了个舒服点的姿势,沉沉睡去。

      只是这一次,我知道,我不会再梦见桃花源。

      梦里桃花源
      梦里桃花源
    • 0
    • 0
    • 0
    • 123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古朴APP
      携手让汉服成为一种流行的生活方式
      Android版本下载
    • 做任务
    • 发表内容
    • 汉服发型 古风图片 汉服图片 app下载 汉服美女 古风头像 汉服写真 古风网名 汉服文化 古风名字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加入我们 |用户协议 |隐私政策 |版权保护 |意见反馈

      © 2021 古朴网   网站地图   黔ICP备20002320号-1 贵公网安备 5201030200072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