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查看作者
    • 【兰曦同人】梧桐相思雨-冰释

      前情——【兰曦同人】梧桐相思雨-错会

      连载——【兰曦同人】梧桐相思雨

      甜度:五分。


      小舟刚靠岸,上官曦就望见了那抹俏丽,阿锐默默退下,兰叶才缓步朝她走去,夜色下她的面容看上去更显苍白,上官曦忽然冒出一阵心疼,将她稳稳圈在怀中,想来这人应是很担心自己,已在此等候了许久,否则怎会这般冰凉。

      兰叶顺着她的背,自看到她那一刻起,心中的担忧便已烟消云散,也许是自己太直接了,以后还得多注意,可别再让这人又跑不见了。

      “回房吧,冷。”上官曦揉搓着兰叶的手臂,她身子弱,得好好护着,以后可不能再这样跑了。

      房中暖茶已备好,兰叶轻抿了一口,以肘拄桌,撑着额头,望着上官曦红红的眼,“可容我把话讲完再跑?”

      上官曦抱着茶碗,一脸委屈,听兰叶这般说,便知她是给自己台阶下,嘟着嘴愣愣地点了头。

      其实兰叶早料到陆绎会来,但却未料到会是以结亲的名义。她与严世蕃的关系,陆绎不会猜不到,也定然不会放着不用,他想扳倒严世蕃,与自己合作是最好的方式。但若只是普通合作,兰叶不仅会有性命之忧,还有可能把乌安帮也拉下水,而若是嫁入陆府,严世蕃便不敢轻举妄动。所以,陆绎此行最终的目的,是要与兰叶合作,而非结亲。

      “还跑吗?”兰叶握着她的手,柔声地问。

      上官曦垂着头,心中万马奔腾,只恨自己为何不听兰叶把话说完,又或者为何当时不多问一句,就那般急冲冲地跑了,让她担心了整晚,还差点把女儿红给糟践了,真是悔之莫及,那个英明的自己是睡大觉去了吗?

      隔日,陆绎果然又来了,这次他是独自来的。虽然知道了他的真实目的,但上官曦还是没办法对他笑脸相迎,好在陆绎并不在意,他此次前来只有两个目的,一是要答案,二是告诉上官曦“爱别离”事件中乌安帮的内奸是何人。

      显然,猜透他意图的兰叶,应下了合作,但既是结亲,三书六礼自不可少,好歹也要有诚意不是?陆绎爽快的答应了,若是真能扳倒严世蕃,三书六礼八抬大轿,又或是万两白银皆值得,他在离开时,特意用手指沾了茶水,在桌上写下了一个人名:阿锐。

      大概上官曦只在兰叶那儿显得笨拙,此前“爱别离”事件,在给兰叶治伤时,确实在她脖颈处发现了淤青,她识得那是内家拳的手法,除了阿锐,她想不出还有第二人会这门功夫。但他平日在乌安帮的言行,又让她不能完全确定他就是内奸,这些日子她特意留心观察,也并未发现异常,是以陆绎留下他的名字,确是令她诧异不已。

      几日后,陆绎派人将赎金送到乌安帮,做样子就要做足,上官曦毫不客气地笑纳了,那人走时只道陆绎约她城郊西平山下一见,她虽不知他意欲何为,但绝不会是游山玩水,将银子放回房中,又同兰叶交代了几句,这才出门往西平山而去。

      到得山下,陆绎已等候在此,山上传来钟声,那是为了此前被倭寇所杀的僧人而撞,前不久深入内地的四十余名倭寇已被围剿,扬州城郊也不再人心惶惶,暖阳下行人也比以往多了许多。两人寒暄了几句,缓缓往山上走去,庙本就不大,无甚香火,仅剩的几个和尚跪在佛前念经超度亡魂。陆绎在佛前拜了拜,然后行至募捐箱前,自怀中取了张银票,也不看数额,便放了进去。

      上官曦微微诧异,在她想来,陆绎这等高官之子,看尽官场倾轧,多半心无鬼神,便是礼佛也不过是应景而已。但今日看来,陆绎神情虔诚,浑然不似作假。陆绎猜到她内心腹诽,只微微一笑并不答话,绕大殿信步而行,停在地藏王菩萨面前——巨大的钟下,一尊小小的菩萨像静静而立,众生度尽,方证菩提,地狱未空,誓不成佛。

      他在蒲团前跪下,又拜了几拜,也不理会上官曦的不明就里,眼角瞥见一人影自外头闪过,转头对她说有些渴了,去后头看看可否有水井,未及她点头,便见他径自大步行出去,秀眉微蹙,总觉得此行陆绎甚是古怪,但究竟何处不对劲却又说不清楚。

      她悄悄跟出去,一拐过墙角,只见陆绎飞掠过去,几下腾挪,便在后院截住了来不及走脱的阿锐。阿锐立在一株银杏树下,面沉如水,死死盯着他,风过叶动,连带着他脸上也是阴晴不定的。陆绎却并没有理会他,面上带着若有似无的笑容,慢条斯理地行到井边,自顾自打了一桶井水上来,掬水洗了洗,转身时似不经意地瞥了一眼上官曦所在,随后往正殿行去。

      阿锐愣住,不明白陆绎究竟何意,直至他离开后,才看到井沿上有一小物在阳光下闪闪发光,行过去近看,他身子瞬间被定住,井沿上端端正正摆着一枚薄薄地叶状金饰,他认得,那是翟兰叶的。

      上官曦隐在暗处,将这一幕尽收眼底,只觉心中五味杂陈。回到正殿时,陆绎已不见了踪影,她暗自庆幸不用再陪他瞎转悠,同时也暗下决心,阿锐不可再留,不过她还未想到合适的法子,阿锐却先没了踪影,寻了好些日子没寻到,不知去了何处,转念又想这样也好,省了不少事。

      哪知世事多变,兜兜转转,如今替自己捞上这女儿红,居然就是当年协助严世蕃对兰叶下手之人,却又正好应了这人那句“待你成亲之时,我就潜到湖底把酒捞上来给你”的话,不得不说,人算不如天算,一切自有天意,且天意实难违之。

      趁着秋末的艳阳,阿锐潜到湖底将那两坛女儿红捞了上来,上官曦看着桌上干净的坛身,嘴角怎么收都收不住。兰叶见她傻呆呆的样,忍不住捏了捏她的小脸蛋,像逗孩子一样,再往她怀中靠着,手掌轻拍着她的腰身,心中尽是满足,终是等到了。

    • 0
    • 0
    • 0
    • 38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古朴APP
      携手让汉服成为一种流行的生活方式
      Android版本下载
    • 做任务
    • 发表内容
    • 汉服发型 古风图片 汉服图片 app下载 汉服美女 古风头像 汉服写真 古风网名 汉服文化 古风名字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加入我们 |用户协议 |隐私政策 |版权保护 |意见反馈

      © 2021 古朴网   网站地图   黔ICP备20002320号-1 贵公网安备 5201030200072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