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文简体
    • 查看作者
    • 光阴易老

          昨日醉酒的人,清醒后纷纷离散,这残存迟开的花再烂漫再艳丽又有何人欣赏。

        杜甫年迈时,曾感慨:“明日疏条醉尽醒,残花烂熳开何益。”这种时光流逝,空自悲切的惆怅让人深思。人生又有几个少年时呢?务必要清醒地活在当下,莫要白了少年头,再去徒叹伤怀。

        光阴易逝,年华易老,时机已失,壮志未酬,白发却已丛生。古今多少失意英雄,落寞地饮酒作乐,拍着横栏,怅然慨叹。时易失,志难成,鬓丝生。

        他们频频回首,试图找寻当年那个霁月清风的疏阔男儿,渴望留住“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往昔。

        然白云苍狗,苍茫岁月如云般游走,徒留天边几抹黯淡的余晖。

    • 0
    • 0
    • 0
    • 71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做任务
    • 发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