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文简体
    • 查看作者
    • 听雨楼(修改版①)

      结局不一样,谢谢喜欢

      燕京向来是繁华的。也是遇着了好皇帝,何为好皇帝,不外乎战后休养生息,不劳民伤财,减了徭役赋税,百姓图的不过就是这些,其他的,譬如谁来做皇帝,管不着也不想管。

      近日听说燕京开了家小楼,倒是别有风味。统共三层,一层是供路过行人吃酒,也因厨子好花样儿新,不少达官贵人也愿意和布衣百姓同在一层吃,谁叫这掌柜的就只放了这一层呢。楼上二层却是别有洞天得很。

      向来是女子相夫教子,男子三妻四妾混迹勾栏瓦舍。如今却全然不同了,皇帝说了,为何男子做得的事女子做不得,这听雨楼也正是由此而生。

      自听雨楼开张第一日,日日都有一位身家显赫的姑娘光顾。要说这身家显赫是怎么看出来的,掌柜的能开这楼,那眼界那脑子自然超出常人一些。这位姑娘虽说带的仆人不多,可衣服那布料,一眼瞧着就不是普通官员家的,更别提市井人家了,还有啊,这位小姐向来喜欢点贵的吃,多了吃不完的也叫掌柜的送给外面没饭吃的穷苦百姓或是乞讨之人。

      那些受了恩惠的自然叫她一声小菩萨,却是被其他官员家的没眼力见的小姐说了不少酸话。

      小菩萨还有一大习惯,吃饱喝足便是要上二楼听听小曲儿瞧瞧美人,听雨楼受着小菩萨关照,雅间也是早早备好,任谁付多少金子银子也是不外放的。

      这一月过去,小菩萨每日只点那位沈姓公子,不是拔尖儿的,却最得小菩萨喜欢。因为脾气辣得很。在这种楼里不拔尖儿还能有脾气的,实在是掌柜的不太管,耐不住有的人还就喜欢这样儿的不是,咱小菩萨不就是?

      这日小菩萨吃完酒就上了二楼,带着贴身女使瞧美色去了。沈公子早已备好,眼皮也不曾抬一下,只问一句:“姑娘今日听什么曲儿?”小菩萨倒也不气,那种谄媚拍马之人,她向来是不齿的。

      “你想唱什么我便听什么。”小菩萨往凳上一坐,侧身倚在窗边,阖眼半晌。为何是在这窗边,不过是小菩萨吃完酒多少有些懒散想寻些东西靠着,掌柜的自然就把桌椅搬到窗边,既能休息又能看看景色,岂不美哉?小菩萨必然是一通夸的。

      一曲唱罢,沈家哥儿瞧着姑娘怕是睡着了,缓缓起了身,近日第一回好生看看这每日都点自己的大小姐,心里竟不知是何滋味。小姐喜欢穿淡黄衣裳,从来不拘小节,进了雅间只喝茶,今日似是累了竟不似平时那般蛮横无礼。窗外吹进些凉风,还有小姐身上淡淡的脂粉味和…她自己的味道吗…见她方才缩了脖子想是有些冷了,转身便想拿件厚衣裳给她披上。谁知刚一转身便被叫住,着实吓得不轻。

      “小公子你过来,坐着,我同你说些话。”小菩萨今日的确不对劲,透着一股子愁,一股子大家闺秀的样子,似是还憋着些事儿。

      沈家哥儿虽有脾气,也还是坐下了,摆弄着衣裳不给小菩萨正眼。若是平日里自然是被小菩萨一番教导,无外乎是本小姐是金主,要好生伺候,不然叫掌柜的把你赶出去之类。沈家哥儿从来是不放在心上的,小菩萨的新鲜劲儿还没过,不会如此。转念一想,自己倒有些恃宠而骄了,怕也不是长久之计。

      “咳咳。”小菩萨清了清嗓子又喝了口茶,支开了女使后敲敲桌子让对面人回神。沈家哥儿也给足了面子,直愣愣盯着,小菩萨倒被盯得半晌说不出话来。

      “小姐可是有话说,没有的话沈某暂且退下了,不扰小姐清梦。”说罢站起身便要走。

      “回来!谁让你走了!坐下!”小菩萨心下不快,也不顾旁的,盯着沈家哥儿眼睛冒出一句怪难为为情的话:“本…本小姐好像…咳…爱上你了。”故作掩饰端起茶杯猛灌了一口,险些呛着,也终于是把沈家哥儿的魂呛回来了。

      风尘之中本就不该多些什么念想,不过是各取所需,你想听曲儿我要银子过活罢了。爱不爱的,我这种人不该想,你也不会这么轻易就真的爱了。

      所以,“姑娘您就别跟我这儿逗闷子了,您心里还不跟个明镜儿似的。跟听雨楼这地界儿,谁还不是个公子哥儿啊。不过就是今儿个陪李姐姐贫个嘴儿,明儿个陪赵姐姐遛个弯儿。”抿唇敛眸顿了一下,扯扯衣袖也不看她,嘴角一丝冷笑,不知是笑她还是笑他。

      “您爱我?银子,您带够了吗?”抬眸是一片水波不惊无丝毫波澜,惹得小菩萨一阵不快。

      “小公子您也别逗乐了,这话说的,谁还不是个大小姐了,您今日陪李姐姐贫嘴,明日她就进不得听雨楼。若是陪赵姐姐遛弯儿,再过一日您怕是门也出不得。”小菩萨站起身拍拍袖口上不存在的灰,一反常态,是沈家哥儿从未见过的模样。

      “这掌柜的都得依着我,满燕京的百姓都得叫本小姐一声小菩萨,日后小公子过什么日子还得依着我不是。”俯下身靠近沈家哥儿,脸与脸之间不过一拳之隔,小菩萨伸手勾起小公子下巴,二人四目相对。她启唇轻笑。

      “你问我银子带够了吗?这听雨楼我都买得起,整个燕京没什么是本小姐买不下的。您说,这银子够不够。”小菩萨站直了身走到沈家哥儿身侧,一手搭在他肩膀。“今日本小姐想给小公子赎身,入我宫…咳,府中,本小姐过什么日子,小公子就是什么日子,不让你受丝毫委屈,这买卖,小公子觉得合算吗?”想来天底下是没多少人会拒绝的,何况混迹这等场所多少是叫人瞧不起的,麻雀尚知要飞上枝头,人更是如此。小菩萨不觉得沈家哥儿会不同意,

      侧过头思索了半晌,难怪这小丫头天天只听曲子还白给那么多银子,原来是宫里头的。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日子的确是好,宫里规矩多,怕也是不好过。正欲开口拒了,耳畔又传了她轻笑的话。

      “小公子不必担心那么多,本小姐的母亲,小公子跟着唤一声母亲就是,从此便是衣食无忧。”自以为藏的严实却不知早叫人知道了一半的底,若是被母亲怪罪……算了,母亲一向有求必应。

      沈家哥儿站起身,如今二人相隔甚近,才发觉他比她高了一个头。小菩萨少有地仰头看人,正想让他坐下,谁料他俯下身子,颔首抱拳不卑不亢:“得小姐赏识,沈某这月日子过得舒坦,不敢有非分之想,小姐是那凤凰,沈某却不是梧桐枝,深宫之中固然衣食无忧却也规矩繁多,倒不如楼里自在,望小公主体谅。”

      “你当真愿在楼里?如今叫小公子知晓了身份本公主也不隐瞒了,日后本公主还是照来,那些个李姐姐赵姐姐王姐姐你定是见不着的。若是缺些用具吃食知会一声,银子不愁,本公主养你。”小公主是从未想过沈家哥儿会拒绝她的,宫里生活那么自在,母后对她也是爱护有加,怎会觉得规矩多,本公主就是规矩啊。心下叹了口气,终是没有如愿,许是自作多情吧。

      “公主殿下不必忧心,沈某不缺什么,公主有心了。”天上的凤凰本就无暇瞧一眼地上的枯木,又何必徒增无谓的痴想。

      “那小公子今日好生歇着,本公主明日再来。”走到门口小公主顿了一下,回头再看了一眼沈家哥儿欲言又止。

      “小菩萨放心,沈某知道。”既是仆从不多,那必然是不想别人知道身份的,若不是沈家哥儿说明,小公主也从来都是一句本小姐,看似嚣张跋扈,却也是内里心细。一月相处下来,多少也有些了解。

      “不枉本小姐日日点你,走了。”门口女使已打开房门,见自家主子面上掩不去的难受瞧瞧往屋里瞟了一眼,终日察言观色过活,也能猜到屋里小哥儿几分心思,不过是门不当户不对,阻挠定是多的。沈家哥儿怕也是为主子想了许多,不是一般人家的心思。

      下楼吩咐掌柜的几句,也不理听腻了的奉承,回首再望一眼沈家哥儿,那人只轻点了头。

      都说是强扭的瓜不甜,本公主偏要扭下来尝尝甜是不甜。

    • 0
    • 0
    • 0
    • 71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做任务
    • 发表内容